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吕海翔案:调查结果引发新质疑
发表时间:2004-07-22 00:00:00 作者:ziran 点击:















 

 
  □本报记者 王小飞 发自浙江海宁

  2004年7月20日下午3时,浙江省海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在海宁市广播电视中心,召开了“5·19吕海翔死亡事件新闻通报会”,海宁市检察院检察长曾月桂在会上宣读了《关于吕海翔死亡原因调查情况的通报》。在“情况通报”的最后,他说,“据省检察院法医尸检报告分析”,海宁市检察院认为,吕海翔溺水死亡与公安机关执法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通报会由海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王登峰主持,海宁市公安局局长冷江浩、检察院检察长曾月桂和嘉兴市检察院法医邢页峰坐在主席台上。海宁电视台和浙江省某电视台共两名记者获准提问,问题分别由曾月桂和邢页峰回答。随后,主持人宣布,“由于时间关系”,通报会结束。
  本报记者的全程现场录音显示,通报会共持续了33分15秒。
  吕海翔的尸检在7月4日进行,尸检结论15天左右送达吕海翔的家属。于是,在关心吕海翔事件的海宁人眼里,7月19日是案件“真相大白”的日子。7月20日晚,海宁电视台播放了通报会内容,但记者在街头的随机采访显示,不少人不但没有被这个结果说服,反而从中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他是这么死的?
  根据记者整理的录音材料,曾月桂在通报会上宣读的《关于吕海翔死亡原因调查情况的通报》约2100字,分为两个部分,内容分别为“吕海翔死亡事件的发生经过”和“检察机关对事件调查的3点意见”。
  吕海翔死亡事件的发生经过,大体上重复了海宁市有关方面6月份已经向社会公布过的相关文件的内容。“情况通报”说:2004年5月19日21时30分左右,“根据上级公安机关统一部署”,海宁市公安局斜桥派出所民警王伟峰、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队民警张振扬(音)、浙江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实习民警钱振东(音)和海宁市公安局斜桥派出所保安施学海(音)等4人在该镇“源泉娱乐中心”进行检查。
  民警在2楼1号包厢检查时,发现了吕海翔“一手搭在女的肩膀上,一手摸在女的胸脯上”的“淫亵”行为,民警“口头传唤”吕海翔与该陪唱女子到派出所接受调查。21时50分左右,吕海翔向民警称要小便,就走到南面路边,王、钱两民警“跟在其身后”,吕在路边小便后,站在原地抽烟,王、钱“站在他身边”。
  这时,从公路西面开来一辆汽车,灯光较亮。吕“趁民警不备,突然向河边跑去,纵身跳入河中”。发现吕跳河后,钱姓实习民警“迅速将警帽和随身所带手机、手铐等扔在地上”跳入河中。民警王伟峰“放下手机,脱了衣服,紧跟其后也跳入河中”。钱、王两人游至河中间时,已不见吕。
  两位民警在河中高喊:“快来人,出事了!”返回现场的警车驾驶员发现后,立即向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电话报告。指挥中心接报,指令“110”出动警车、救护车和水警大队巡逻艇赶往现场“组织救捞”。至20日凌晨1时左右,吕的尸体从河中被捞起。
  在海宁市“检察机关对事件调查的3点意见”部分,曾月桂列举了相关证据、证词,宣读结论说:一、公安机关对吕海翔等人的调查符合法律规定;二、公安民警在传唤调查吕海翔过程中不存在滥用警械、刑讯逼供问题;三、“据省检察院法医尸检报告分析”,吕海翔溺水死亡与公安机关执法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综观上述3点调查意见,可以认为,前两点是对该检察院2004年6月19日“初步调查”的再次确认,第3点,则是该院根据尸检报告得出的新结论。这3点“意见”,说明海宁市公安机关和当事民警对吕海翔的死亡没有任何法律责任。

  前后差异的细节
  截至目前,海宁市有关方面就吕海翔事件的调查,先后形成过3个文件,分别为海宁市检察院6月19日公布的《“5·19”吕海翔死亡事件初步调查》(以下称文件1)、海宁市委宣传部6月29日公布的《关于海宁“5·19”吕海翔溺水死亡事件的情况说明》(以下称文件2)和本次新闻通报会发布的《关于吕海翔死亡原因调查情况的通报》(以下称文件3)。
  除了一些媒体根据调查结果迅速提出的质疑,本报记者综合海宁当地居民的意见,仔细对照这三个文件和相关报道,又发现一些细微的差异:
  关于吕海翔的“淫亵”行为:文件1和文件2都说,吕的淫亵行为得到陪唱女子黄某的证实,“同时也得到和吕本人一起去唱歌的姚建国的印证”。在文件3中,姚建国的印证消失了,只剩下黄某一个人的“证实”。
  关于检察院的调查:据媒体披露,海宁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沈志恩说,检察院在调查过程中,曾反复向源泉娱乐中心“老板娘”求证民警和保安在该娱乐中心检查时的着装、民警与吕海翔是否发生过争吵打骂行为等细节。而在文件3中,“老板娘”却换成了“娱乐中心负责人”程志明,被反复调查过的“老板娘”的证词消失了。
  关于吕海翔尸体的姿态:文件2说,吕海翔于21时50分左右跳河逃逸,凌晨1时,即3小时后被打捞上岸。在文件3中,官方第一次描述了吕海翔被打捞上来的姿态:死者“一手伸前,一手在后,呈游泳状”。据媒体报道,约4个半小时后,死者的父亲吕楚生在殡仪馆看见儿子的尸体“趴在一张铁板床上,右手在右耳后部,左手在左腰后部,呈‘背扣’状”。
  关于吕海翔“跳河”时民警站立的位置:据媒体报道,吕海翔是得到民警许可后,“穿过公路,在河边的草丛里解手”。文件1和文件2均未提到吕小解时,两位当事民警站立的位置。文件3说,吕海翔穿过公路时,两位民警“跟在其身后”;吕在路边小便后,站在原地抽烟,两位民警“站在他身边”。民警是否跟随吕海翔穿过公路,始终与吕站在一起,是衡量民警是否失职的关键情节。这个情节很重要,求证难度又不大,为什么在文件1和2中均未提及?
  关于检察院去现场调查:有媒体报道,海宁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沈志恩本人说,在接到海宁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报告后,检察院当晚即派“渎职侵权检察科科长”去现场了解情况。而文件3说,接到公安局电话报案后,检察院“沈志恩副检察长即带领渎职侵权检察科干警”赶赴斜桥镇了解情况,依法开展独立调查。检察院究竟派了哪个人去了解情况?或者,检察院在吕海翔死亡当夜,究竟有没有派人去现场了解情况?
  关于吕海翔身上的“非致命伤”:文件1曾说,“吕海翔跳河前是否受到伤害,须经过尸体检验后根据尸检报告再做最终结论”。而文件3引用浙江省检察院法医尸检报告分析说,“吕海翔胸部及四肢多处皮下出血及表皮剥脱符合钝性外力作用所致”,为“非致命伤”,其形成机制应结合案情认定。文件3一方面认为,“公安民警在传唤调查吕海翔过程中不存在滥用警械、刑讯逼供问题”,另一方面,该文件却没有解释吕海翔尸体上钝性外力所致的“非致命伤”因何造成。
  关于吕海翔“跳河”的目击者:海宁市公安局斜桥派出所所长朱桂祥曾告诉记者,有3个人看见吕海翔与民警站在路边,不久,其中两个人离去,只剩1个人留在现场继续“看热闹”,只有这个人目击了吕海翔的跳河动作。文件3却说,上述“3名目击证人”证实,“吕跳河后,两名民警也随即跳入河中救人”。

  死者父亲被挡门外
  随着尸检后第15天的临近,吕海翔的家属们也越来越急切地关注事件的调查结论。
  7月19日晨,吕海翔的父亲吕楚生打电话给海宁市检察院检察长曾月桂。曾告诉吕,他本人将在当天前往杭州“取尸检结果”,取回后即送达吕楚生。傍晚7时,吕楚生再次打电话给曾月桂,曾称,尸检结果将在20日通过周王庙镇政府转交,让吕等候,届时镇里会有人与吕联系。
  7月20日上午,吕楚生给记者打电话,说检察院让他当天下午2时去镇政府取回尸检报告。
  而下午2时35分左右,记者在海宁市广播电视中心大门口遇见了吕楚生和几位陪同者。吕说,他已安排吕海翔的妻子去镇政府拿尸检报告,自己想来听听调查结果,但被挡在门外。记者注意到,自动门每次为参加通报会的记者们打开时,吕楚生都试图跟随进入。门内便有人伸手示意吕后退,自动门随即轻快地关上,隔在门外烈日下的吕楚生双唇紧闭。
  通报会结束后,有数位记者围着仍然等候在自动门外的吕楚生问东问西。已经获知调查结果的吕楚生说:“我倾家荡产也要为儿子讨回公道!
   

 






上一篇:吕海翔案需要重新独立调查
下一篇:吕海翔死亡结论仍有五大谜团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