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天价医药费事件患者家属公布手中证据
发表时间:2005-12-08 09:58:18 作者:ziran 点击:












天价医药费事件


患者家属公布手中证据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08日02:14 第一财经日报

  本报记者马晓华发自北京 昨日,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下称哈医大二院)天价医药费事件,患者家属的长子翁强向《第一财经日报》以及其他媒体同时公布了自己所掌握的证据和材料,并进一步透露了事件的前后经过。


  再爆内情







  “我依然记得父亲生前曾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很内疚。他说,‘我本来是哮喘,现在怎么搞成这样?’”翁强这样对记者回忆道。


  根据翁强的回忆,在5月21日之前,父亲翁文辉的身体的各项检查都是符合化疗要求的,所以就从这一天开始进行了化疗。但在化疗的过程中,翁强曾提出要求哈医大二院心外科ICU主任于玲范把化疗药物中的阿霉素换掉,理由是这个药的毒副作用比较大。但最终没能换成。到了5月25日,翁文辉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下滑。


  5月29日,院方要求翁文辉转入ICU,但是翁强有所保留。但是ICU主任于玲范表示高干病房没有任何的抢救措施,

医院只有ICU有抢救措施。如果不搬入ICU,患者发生哮喘抢救不过来的话,医生不负责任,要求家属签订协议。于是,翁强买了一台呼吸机。


  之后,翁强看到父亲的病情稍微有些好转,于是决定在5月31日下午4点40分回北京。但他刚刚到北京的当日,他就接到了家人的电话,时间是19点09分。电话说自己的父亲不行了,于是他又重新返回机场,直奔哈尔滨。当他到达哈尔滨的时候,展现在他眼前的一幅场景是:弟媳在烧纸,病房走廊里的两排座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而父亲的脸上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这个时候的翁强显然还不相信这是事实。他即刻找到一个曾经与自己有一面之交的中医大夫,让他帮忙给已经盖上白布的父亲插上了呼吸机。之后,翁强的父亲翁文辉竟然“复活”了。之后的6月1日11点58分,翁文辉住入了哈医大二院ICU病房。


  同样是在这一天,翁强邀请了北京朝阳医院的院长王辰教授去哈尔滨会诊。


  “他们并没有坐什么专机,谁也没有本事说坐专机马上就能坐上的。另外,不管是谁要我去国外买药,我都会买,为了父亲的生命,我不在乎钱。这个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买的药去了哪里?谁能告诉我这个?”翁强这样说道。


  根据翁强表示,患者在ICU住院期间,家属根据ICU主任于玲范的通知,在66天内从国外共计买回药品达400多万元后,每次将药品都交于ICU的主治医生和其他值班医护人员,大部分药品ICU都出具了手续。


  翁强认为院方问题严重


  根据自己手中掌握的住院病人预交金单据32张和ICU医生收取病人的自购药品收据,翁强认为,哈医大二院有严重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7月5日到8月4日共30天时间里,输液量为1080113ml,其中减去血虑475642ml以后,输入患者体内的液体总量仍然高达604471ml,日平均输入血管的液体量高达20149ml,液体总量在30天内已经达到一吨。


      7月12日,液体总量149099ml,除去血虑的45000ml,当日输入患者血管内的液体高达104099ml。


      7月 13 日液体总量166105ml,除去血虑的69247ml,当日输入患者血管内的液体总量高达96858ml。


      7月25日液体总量78604ml,其中血虑35140ml,当日输入血管内的液体总量达43464ml,根据特护记录实输入液体量则为5925ml。不是伪造是怎么来的?


      7月30日液体总量86192ml,其中血虑46100ml,当日输入液体总量高达40092ml,根据特护记录实输入液体量为11075ml。


  翁强对记者表示,患者8月6日凌晨2点去世,住院费的收取和出院日期竟然写到8月12日。8月8日和10日,仍然继续检查和收费。另外,根据翁强的说法是,不交钱院方就停止治疗和用药,无论每次交5万、10万、还是25万,总是在一两天内通知钱已经用光。记者在交钱的32张收据上看到了患者家属不停交钱的记录,还有医院不同模式的8个收费财务章。


  第三,翁强认为,哈医大二院重复检查,编造化验单,检查单和血库项目明细表共3014次。其中,而患者66天住院期间,共查血糖588次,平均每日查血糖9次,患者没有

糖尿病史。66天内查一般细菌培养加药敏163次,平均每天2.47次,而细菌培养和药敏需要3天才能出结果,以便医生对症治疗。66天内肾功能检查186次,平均每天同时查3次(急诊检查一次,生化室一次,再查全生化一次)。生化系列66天内查了68次,仅此一项收费16728元,另外在两处科室同时查的肾功能又花费人民币7146元。这三项加起来 66 天收患者费用23892 元。66天内凝血象在急诊检验科和检验室共检查63次,收取费用6300元。66天内静脉输液治疗费1843次,相当于平均每日给病人穿刺27.9次,仅静脉输液费用高达4405元。化验单收费总数为2975次,送回科室内的报告单数为2797份,收费单比报告单多出128次。每天用吸痰管328根,相当于4分钟吸痰一次。


  第四,ICU病房的监护仪收费国家规定每天收费人民币240元,该科室将其分解为4项后,每日收费1248元。在7月×日的某些医嘱上出现院内会诊20次,7月×日的医嘱上出现院内会诊10次,这些院内会诊在医嘱上都标明邀请了什么科室会诊,在当日的特护记录上却没有记载有专家会过诊,可是均收取了800元的会诊费。ICU危重病人使用液体泵应当每日收取使用费人民币5元,但是该院却按照小时收费,而且每天收费高达99.8小时,共收取6485小时,合计金额32425 元。


  第五,珍怡,一种生长激素,为肿瘤进展状况的患者和严重全身感染的危重病人禁用的药物,而院方在明知患者为禁忌症患者的情况下,却从6月1日开始给患者使用该禁药达11支之多。


  本报记者多次联络寻找,截至发稿前,仍无法联系上翁强指控的主要对象于玲范医生进行采访核实。


  相关专题:550万天价医药费 







上一篇:老人住院花费550万 最昂贵死亡揭医疗界伤疤
下一篇:天价医药费患者主治医生称哈医大二院掩盖真相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