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米洛舍维奇:民族和民主的悲情化身
发表时间:2006-03-20 18:51:01 作者:百草 点击:
            米洛舍维奇:民族和民主的悲情化身 
  
        3月11日,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在海牙国际法庭的监狱逝世。
      在南斯拉夫人民心中,米洛舍维奇曾领导斯拉夫人英勇反击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集团——北约的轰炸,并与西方抗衡叫板,是“民族英雄”;但在西方国家眼中,他是巴尔干一系列麻烦的制造者,是“战争犯”。但是,不论是褒是贬,人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米洛舍维奇是一个不可低估的强者。他的突然去世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各界对他的死因众说纷纭;对海牙战争罪行法庭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对塞尔维亚未来的政局走向表示了关注。他的去世令历史上最重要的审判之一以及他本人的悲剧人生一并戛然而止……
      上世纪90年代,东欧剧变,华约解体,南斯拉夫也随着铁托的去世转变成资本主义国家。1992年,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成立了一个新的南斯拉夫国家——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简称南联盟)。在连任两届塞尔维亚总统后,米洛舍维奇参加了1997年的南联盟总统选举并大获全胜。
      南联盟成立之初,过去强权掩盖下的民族矛盾逐步暴露出来,在西方的煽风点火下,波黑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的独立运动引爆了长达3年半的波黑战争。最终,在美国的主持之下,塞尔维亚人、波黑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达成了协议,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基本上获得了正式独立。1998年2月,南联盟政府为反击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的武装叛乱,派兵进入科索沃。美国领导的北约指责南联盟在科索沃杀害了大批阿族居民,制造了“人道主义灾难”,于 1999年以南联盟政府拒绝执行西方国家主导的和平协议为由,对南斯拉夫进行了长达78天的猛烈空袭。同年6月,米洛舍维奇被迫同意接受和平协议,让联合国和北约接管科索沃。
      1999年5月,联合国前南战犯法庭认为米洛舍维奇是科索沃战争的发动者,并且在克罗地亚等地的战争中犯有“战争罪”,米洛舍维奇被起诉。2001年4月1日,米洛舍维奇在贝尔格莱德的住宅中被捕,送交海牙国际法庭,成为二战后第一个被送上国际法庭的国家元首。
      米洛舍维奇是个悲情人物。在地缘政治上,远离俄罗斯的南斯拉夫没有亲近近在眼前的欧盟,招致了欧美联合肢解南斯拉夫的战略悲剧。在内政上,他不仅无法弥合铁托时期强权掩盖下的民族矛盾,甚至连民主化后的塞尔维亚军队也难以进行有效节制。军事上,他没能取得俄罗斯的军事帮助,甚至在北约决定发动战争并不断调兵遣将进行战争部署之时,依然寄希望于俄罗斯的政治斡旋和北约的良心发现,结果就是不断地坐失军事良机。当空袭已经开始,南联盟被迫应战,北约害怕战争不断蔓延升级、不敢对南联盟海军发动进攻之时,米洛舍维奇仍不敢向邻近国家的北约军事基地发动进攻。就这样,南联盟被动承受了北约78天的狂轰滥炸。由此便注定了一个悲情的国家,一个悲情的民族,一个悲情的米洛舍维奇! 
      米洛舍维奇悲剧的产生并非民主的过错,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其中居功甚伟。同时,共和精神的缺失和法律制度的不完善,也是悲剧的重要成因。米洛舍维奇的悲剧说明,民主并不一定招致西方的亲近和帮助,不仅南联盟如此,俄罗斯如此,民主的委内瑞拉和巴西也是如此,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这些国家一直处于战略围堵和遏制之中。法制的薄弱和共和精神的缺失是民族分裂、国家动荡的根源。民族矛盾的孕育和发展,是因为强权体制剥夺了共和与法律的应有地位,使得各族群和各阶层无法在同一个平面上进行公正自由的竞赛,不满和仇恨情绪的大规模产生自然就不可避免。
      米洛舍维奇无法以一己之力根除南联盟分裂、动荡的根源,反而成为国家悲剧的代言人。斯人已逝,留给世人的,是思考,是慨叹……






上一篇:米洛舍维奇功过任评说 数万塞黑民众沉痛送葬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