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南奥塞梯”震及中亚,大国博弈又见升温
发表时间:2008-09-26 17:15:14 作者:□ 本报记者 孙太辉 点击:
  “南奥塞梯”震及中亚,大国博弈又见升温  
 
  继8月26日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后,9月9日,俄罗斯又宣称,正式同“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南奥塞梯事件,引发了俄罗斯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激烈矛盾。加强区域合作以增强国际斗争实力成为了俄罗斯的外交首选。中亚的热点地位再次提高,俄罗斯与中亚关系明显升温。

  近期,俄罗斯领导人连续到访了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先是8月29日,梅德韦杰夫总统出席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时,正式访问了该国,同总统拉赫蒙进行了单独会谈,双方商定在贸易和经济领域里继续扩大合作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文件。9月2日,普京总理访问了乌兹别克斯坦,主要议题是讨论在能源和工业领域扩大合作。普京称,乌兹别克斯坦是俄罗斯在中亚的最重要战略伙伴之一。几个月前,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上任后,出访的第一站是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如此短的时间,俄罗斯领导人访问了中亚五国中的四个国家,这是不多见的。只能说明,俄罗斯太需要中亚了。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召开时,恰好是南奥塞梯事件发生不久,俄罗斯政府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的第3天。针对俄罗斯的举动,与会成员国需要做出反应,结果,没有一个国家支持俄罗斯。对此,俄罗斯很理解,俄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上海合作组织重要成员国的中国,对外奉行的是谨慎的外交政策。这是因为,中国内部也有着民族区域自治问题,西藏和新疆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就是证明。而在中国的南部,台湾问题更是敏感。鉴于此,中国政府任何时候都不会公开支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

  除中国外,其他成员国,如哈萨克斯坦,虽然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南奥塞梯事件后,明确表示,“错不在俄罗斯”。但哈萨克斯坦至今没有赞同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声明。由于哈萨克斯坦北部地区民族分裂活动十分猖獗,哈萨克斯坦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民族分裂问题在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同样存在。

  南奥塞梯事件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对俄罗斯倾向性支持,表现为一致同意俄罗斯和法国总统在8月12日所达成的解决问题的6项决议。这一点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杜尚别宣言》中有记载。

  俄罗斯同上海合作组织的关系以及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立场是非常微妙的。一方面,作为在上海合作组织中起重要作用的俄罗斯,借助于该组织,可以加强同中亚国家的联系;另一方面,俄罗斯在上海合作组织中的影响力是有限的,中国的立场和观点也非常重要。俄罗斯在上海合作组织的框架内同中亚发展关系时,要考虑到中国的感受。由此,俄罗斯对待上海合作组织的立场呈多样性。一方面,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俄罗斯会尽力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同各成员国的伙伴关系;另一方面,俄罗斯会利用“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机构等地区性国际组织,大力发展同中亚各国的双边关系。特别是对具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和战略位置重要的国家,俄罗斯会用各种办法与其进行合作。

  随着南奥塞梯事件影响的不断扩大,俄罗斯急需军事政治同盟,需要受自已控制的同盟国,需要中亚各国特别是握有能源的中亚国家的支持。俄罗斯要想实现这一愿望并不乐观。首先,中亚的土库曼斯坦奉行的是多元的外交政策,很难成为忠实于俄罗斯的同盟国。另外,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正在逐渐实施平衡外交政策,在俄罗斯出现外交危机时,他们加快了同西方的联系。

  最近几个月,俄罗斯对中亚地区的关注度显著增加,主要是利用“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欧亚经济合作组织”等本身占优势的机构发展同中亚的关系,特别是发展同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三国的合作。这是因为,这3个国家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和战略矿产资源。仅以铀为例,哈萨克斯坦一国就占有前苏联铀储藏量的80%左右。这也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八次会议前后,俄罗斯同中亚各国急忙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的原因。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建设新的天然气管道的协议。在俄罗斯同西方矛盾激化的时刻,这一协议对俄罗斯来说,更为重要。

  美国是利用“9·11”事件渗入到中亚地区的。美国的渗透动摇了俄罗斯在中亚的地位。作为中亚国家来说,他们当然要选择对自己生存和发展有利的国家进行合作,同时也要保持外交平衡,选择的方向必然是多角度的,所以他们同时选择了美国、俄罗斯、中国、欧盟等。

  事实上,中亚能够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主要原因还是具有丰富的矿藏资源,特别是石油。中亚的石油吸引了西方等许多国家。对于中亚能源国家来说,目前要做的是寻找多渠道输出道路,而不是俄罗斯独家。十分清楚,只有控制了中亚的能源输出渠道,才能同中亚搞好合作。

  西方同俄罗斯争夺中亚的首要原因是,欧洲各国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性太强,他们要寻求新的能源供应区。中亚就是能源供应区,既然俄罗斯控制了中亚能源,西方当然要在这一地区同俄罗斯开展争夺。与此相呼应,中亚能源国家也在尝试避开俄罗斯,同美国、欧洲等进行能源输出合作,此外,还有中国。中国同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输出协议虽然没有取得进展,但毕竟证明,中亚能源国家加紧了同俄罗斯以外国家的能源输出合作。

  总的来说,中亚各国目前同俄罗斯进行能源输出合作还是最有利的。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俄罗斯与中亚各国贸易的互补性和支付能力。俄罗斯政府已经原则同意了中亚各国关于天然气的涨价建议,这对中亚各国具有诱惑力。第二,中亚地区能够取代俄罗斯能源输出地位的国家还没有。西方的合作建议还停留在纸面上。即使是进入施工阶段的工程,如“巴库-杰伊汉”管道工程,所遇到的问题也难以在短期内克服。中亚的能源国还离不开同俄罗斯的合作。第三,中亚国家的安全与稳定问题。西方导演的“颜色革命”,以及西方插手发生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事件”,毫无疑问使中亚各国心存顾虑并将长期影响中亚和西方的关系。中亚国家间在体制和制度等方面差异很大,对外政策各不相同;各国领导人普遍担心西方国家会插手本国政治,扶持亲西方的势力,改变本国的制度。因此,他们尽管向西方靠拢,但始终保持警惕,不会走得太近。

  美国等西方国家向中亚扩张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们在中亚内部已经有了自己的代理人。不过从目前看,在争夺中亚的斗争中,俄罗斯占上风。主要原因还是“颜色革命”给中亚各国造成的恐惧心理,而中亚各国对俄罗斯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俄罗斯能占上风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从中亚流向俄罗斯的大量劳动力,使中亚不可能完全摆脱俄罗斯的控制。这些劳动力每年给中亚各国带回了丰厚的收入,已经成了中亚地区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这是欧洲和美国短期内不可能做到的。

  俄罗斯最近加紧同中亚的合作,除担心西方的扩张外,中国和上海合作组织也是俄罗斯的一块心病。俄罗斯不想让任何国家深入到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特别是中亚地区。按俄罗斯分析家的话说,我们的政府费了很大劲想拢住中亚各国,不让他们同其他国家走得太近。中国想同中亚深入合作,特别是在能源领域的深入合作,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前不久,中国同土库曼的天然气输出谈判引起了俄罗斯及西方各国的担心,虽然还没有结果,但这毕竟是开端,是不利于我们的开端。

  对中亚争夺的形势非常复杂。一方面,美国等西方国家想方设法建立中亚地区新的能源输出管道,以避开俄罗斯的独家控制。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希望中亚的能源流向中国,这不符合西方的利益。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当成了国际经济竞争中的主要对手。

  俄罗斯确信,中国同中亚在各个领域的合作计划是可行的,虽然阻止起来难度要大得多,但从总的方面看,在争夺中亚的舞台上,自己的优势还是明显的。从最近一段对外交往中,短期内俄罗斯能同中亚签署那么多的政治、能源、经济贸易合作协议,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俄罗斯看重中亚并把这一地区作为维护前苏联势力范围重点的同时,对前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并没有放弃,还是想保持自己传统的势力范围。如最近加紧了同外高加索地区亚美尼亚的战略合作,就是看中了其重要的地域优势。

  事实上,在美国及西方与俄罗斯就南奥塞梯事件公开冲突后,俄罗斯打算尽可能多地拉拢前苏联国家,同他们进行深入的经济合作和军事政治联盟,但重点在中亚。中亚各国同俄罗斯走得相对近些。俄罗斯对中亚政策开始强化,并将继续加大力度。当前,俄罗斯更需要发展同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3个能源国的合作。所以下一步,俄罗斯必将全面发展同他们的合作关系,合作既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进行,也在“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框架内进行。2007年10月,上海合作组织与“独联体集体安全组织”签署的合作协议,则为俄罗斯多角度全方位地同中亚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上一篇: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史
下一篇:南奥塞梯问题的由来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