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林松岭是自己撞死的?
发表时间:2009-04-04 13:39:23 作者:ziran 点击:










林松岭是自己撞死的?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function doZoom(size){ document.getElementById('zoom').style.fontSize=size+'px'; }</script>
◇字体:[ ]  
本版PDF北青网 - 北京青年报:(09/03/25 04:38)


■杨森(左)、刘力男(中)、齐新出庭受审■供图/新华社



■吉忠春向死者家属致歉■摄影/钟旭


  哈尔滨“10·11”警察殴人致死案开审 警察齐新的辩护律师抛出惊人观点 但遭公诉人反驳———

  时间:2009年3月24日上午9时

  地点: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号审判庭

<iframe style="VISIBILITY: hidden" src="http://www.ynet.com/gall/ast.jsp" width=0 scrolling=no height=0></ifram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rec.ynet.com/adx.js"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rec.ynet.com/adjs.php?n=363889123&what=zone:160&exclude=,&referer=http%3A//bjyouth.ynet.com/index.jsp%3Fpdid%3D2009-03-25"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


  案由:哈尔滨警察殴人致死案

  被告:齐新、刘力男、杨森

  昨天上午9点30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10·11警察打死大学生”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共有500多人到庭旁听案件的审理。法庭今日将继续审理此案。

  林松岭家人此次一共聘请了6名律师组成律师团,由哈尔滨的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胡凤滨带队。而三名被告人也都聘请了律师为其进行辩护。犯罪嫌疑人齐新的辩护律师更是当地以及国内的法学权威——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于逸生。据了解,于还兼任中国法学教育研究会理事、黑龙江省法学会副会长、哈尔滨市法学会副会长等职务。

  虽然昨天的庭审还没有进入辩论阶段,但是控辩双方已经展开了白热化的辩论。原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直属公安处刑警大队副队长齐新的辩护律师更是通过监控录像的画面解读,抛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惊人观点——林松岭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自己在打斗过程中,多次头撞钝物撞死的!

  检方指控

  林松岭系受钝性外力作用致死

  检察机关指控,2008年10月11日22时许,齐新、刘力男与齐新在公安大学培训时的同学王金刚、李鑫宇、栾奡、李峰酒后来到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西大直街84号的糖果酒吧。李鑫宇在酒吧门前停车过程中,因经过站在酒吧门前的被告人杨森及其同学车亮、潘兴等人身边时车速过快,引起杨森的不满,杨森与王金刚、李鑫宇因此发生口角,李峰将王金刚、李鑫宇推进酒吧内。进门后,王金刚与李鑫宇又与站在门外的杨森争吵,杨森遂冲进酒吧内,用拳击打李鑫宇眼部、王金刚面部,并拽住王金刚撞击楼梯扶手,将王推至楼梯滑道,致二人受伤。经法医鉴定:李鑫宇遭他人外力作用,致左眼眶多发性骨折等,该损伤构成轻伤;王金刚遭他人外力作用,致多发性肋骨骨折等,该损伤构成轻伤。

  其间,杨森的同学林松岭及车亮将李峰从酒吧内推打到门外,将其打倒,后被栾奡拉开。当齐新从酒吧内出来欲打电话时,杨森冲上去照其头部击打一拳,林松岭用事先在酒吧门前捡起的水泥块击打齐新头部一下,被人拉开。后林松岭再次击打齐新面部两拳,刘力男、齐新等人即把林围住、撕扯,刘力男打林头后部一拳,齐新踢林一脚。林松岭挣脱后跑开,刘力男、齐新随后追赶。林松岭跑至西大直街地铁施工护板处摔倒,刘力男上前按住林,用拳打林面部等部位数下,齐新用脚踢林头面部数下,被害人林松岭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林松岭系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齐新头皮裂伤,双手外伤,属轻微伤。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齐新、刘力男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杨森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陈述

  林松岭同伴承认先动手

  据被告人、死者林松岭当时同伴杨森的陈述,李鑫宇等人进入酒吧后,嘴里却仍然说着脏话,这些脏话激怒了门外的杨森,杨森马上冲进酒吧击打李鑫宇,于是,双方马上就扭打在了一起。杨森承认,当时他先打了李鑫宇胸口几下,然后又转身将王金刚推下了楼梯,直到他被人拉出了酒吧。

  法庭质证

  现场录像未拍到护栏后画面

  在下午的质证阶段,公诉机关播放了事发当时,酒吧门内外的两个摄像头拍摄到的现场画面,只可惜,在关键的林松岭摔倒处,由于有地铁护板的遮挡,所以根本看不到护栏后发生的事情。

 

  在监控画面中,林松岭却显得很主动,在杨森打李鑫宇之后,林松岭马上从楼梯的下部冲到了门口参与打斗,而且在酒吧门外,还用水泥块打击齐新,以及后来还两次打齐新的头部。

  在追赶林松岭到护板处的时候,由于没有监控画面,所以齐新究竟有没有踢林松岭,无法从监控中获知。

  两警察被告互指对方打了死者

  由于究竟是谁击打倒在地上的林松岭,是追究故意伤害罪的关键问题,所以两名警察被告在法庭上开始竭力推卸自己的责任,并认为是对方击打了林松岭。

  “跟着我过来的齐新踢了林三四脚,站在林的头部位置,后来栾奡过来把我给拉了起来,起身的时候,齐新还踢了林一脚。”刘力男说道。但是对于齐新踢打林松岭的情节,刘力男在前6次口供中却从来没有陈述过,对此,刘力男称自己和齐新是同事兼好朋友,所以不愿意提这些事情。

  齐新则表示自己当时根本没有踢打林松岭,而且没有接触到林松岭身体的任何部位,并且表示,追到护板后,看到刘力男打了林松岭几下。在齐新此前的多次口供中,同样没有说刘力男击打林松岭的内容,齐新亦解释称自己和刘力男的关系很好,不愿意将好友供出去。

  齐新还辩解道,追过去后,由于自己的腿、膝盖都扭伤了,所以就捂着腿活动了几下,而这一动作,却被旁人看成了是在踢打林松岭。

  律师辩护

  齐新不具备用脚踢林松岭头部的条件

  齐新的辩护律师于逸生在质证阶段,同样播放了现场录像,但是却做出了不同于公诉机关的解读,并且抛出了一个惊人的观点——林松岭的死亡是因为他在殴斗过程中,多次因为站立不稳,头部撞在水泥窗台、电闸箱、桌子等钝性物体上所导致的。

  于逸生认为,齐新在事件的一开始并不知道双方口角的内容,在斗殴开始后,成为了受害者,并且保持了高度忍让和克制的态度,在林松岭摔倒之后,齐新一直站在林松岭的腿部位置,不具备用脚踢林松岭头部的条件。

  公诉人对于逸生的证据进行了反驳,认为于逸生的解读是自己的主观想象,并且试图误导法庭以及旁听群众。

  本案今日将继续审理,法庭将择日宣判。

  ■本报综合新华社、

  《新文化报》

  云南蒙自警察开枪杀人案一审开庭 死者家属索赔98万元

  死者是否有过错

  警察是否算自首

  时间:2009年3月24日上午8时30分

  地点:云南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

  案由:蒙自警察酒后枪杀市民案

  被告:吉忠春

  备受社会关注的“2·13”云南省蒙自县公安局民警吉忠春酒后开枪杀人一案,于昨日上午8时30分在云南省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害人潘俊的家人及亲友在法院外拉起横幅,上面写着请求严惩“行凶警察”的字样,还有潘俊遇害时的照片。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吉忠春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吉忠春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吉忠春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供认不讳。

  该案并未当庭宣判,此前被广泛关注的死者是否有过错,开枪警察是否有自首情节等焦点问题仍没有答案。

  案情回放

  民警酒后连开三枪杀人


  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吉忠春于2009年2月13日21时许,酒后驾驶轿车至蒙自县某小区找某人,当得知要找的人已经离开后,被告人吉忠春准备驾车离开。在倒车过程中,因其驾驶的轿车即将与停放在附近的“云G67896”轿车发生碰撞,在旁边观看的李某紧急叫停。后李某看见“云G67896”轿车的车主许馨月,遂上前向其说明情况,并请许馨月将自己的车挪开。许馨月遂到家中叫自己的丈夫潘俊出来倒车。被害人潘俊出门看到两辆车的情况后,一边骂坐在车辆驾驶室内的被告人吉忠春,一边用手殴打其头面部,致使被告人吉忠春的鼻子出血,后被李某、许馨月劝开。当被害人潘俊见到吉忠春下车过来后,又绕过劝说的人,用脚朝吉忠春身上乱蹬,在此情形下,被告人吉忠春拔出随身携带的本属于单位配发的公务用“六四”式手枪朝被害人潘俊连开三枪,致使潘俊当场死亡。

  庭审现场

  被告连说三个“对不起”

  在最后陈述时,被告吉忠春首先对死者表示哀悼。他说“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他向死者家属致歉,向培养自己多年的蒙自县公安局致歉,向自己的家人致歉,希望法庭能够给他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庭审焦点

  被害人潘俊是否有过错?

  被害人潘俊是否有过错是法庭辩论的焦点之一。

  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潘俊对被告人吉忠春进行辱骂,在吉忠春没有进行相应还击的情况下反而出手殴打吉忠春,导致本案情节加重。

  而委托代理人认为,被告人吉忠春酒后与他人发生纠纷,近距离连开三枪杀死他人,犯罪动机明显,且是在下班时间使用手枪,犯罪地点在居民集中居住的小区,产生了严重后果,社会影响极大,应依法从重判处。

  公诉人没有对被害人潘俊是否有过错发表明确意见。

  被告人是否有自首情节?

  被告人吉忠春是否有自首情节,是本案另一个焦点。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吉忠春案发后留在现场,有人从他手里把枪拿开时并没有反抗,积极配合公安人员的调查,有自首表现。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吉忠春作案后留在现场,公安人员到达后说“是我击毙了他的”,并积极配合调查,承认对其行为负责,属于自首。委托代理人认为,被告人吉忠春作案后并没有打110报警,其是否主动投案,值得商榷。

  98万余元的赔偿要求能否获支持?

  被害人潘俊的妻子、儿子和父母向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要求赔偿抢救费5000元,丧葬费11442元,死亡赔偿金229920元,被抚养、赡养及扶养人生活费328763元,交通、住宿费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万元,共计980125元。

  被告人的辩护人在辩论中认为,庭审前,蒙自县公安局与被害人家属达成的赔偿协议,已经赔偿55万元,应视为被告人吉忠春的赔偿。

  委托代理人认为,先前协议所给付的55万元,是蒙自县公安局出于道义而给付的,而不能视为被告人吉忠春的民事赔偿款。

  被告人吉忠春在法庭上表示,将接受法院的附带民事判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赔偿。

  ■文/新华社记者 王研

  本报记者 奚宇鸣

  通讯员 钟旭 岳万青 
  






上一篇:林松岭案两名警察被公诉
下一篇:涉案警察刘力男当庭道歉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