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一把牌“输”几十万元“很正常”
发表时间:2015-01-11 19:33:35 作者:admin 点击:
一把牌“输”几十万元“很正常”
中央首晒“官赌”清单,7000多“官赌”暴露隐秘“腐败暗道”

( 2014-10-11 )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每日焦点
 
  “整治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6122起,涉及7162人。”这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中央晒出的一份清单。
 
  专家称,官员赌博过去只有零星的公开,此次“官场赌风”首次大规模暴露在公众面前,意味着这一曾被忽略甚至有些“隐秘”的问题,成为反腐突出的焦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从各地公布的情况看,反“四风”在整治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有这么多案件发生,令人触目惊心。这意味着,党员干部赌博问题在一些地方仍然非常严重。
 
  一位地方纪检干部说,以前认为赌博只是一种游戏和爱好,涉及“私德”。现在大家都认识到,“官场赌风”危害的不仅仅是党员干部的形象,更潜藏着诸多公权力的“腐败暗道”。
  
30多个省区市均有出现,金额巨大后果严重是重要特征
 
  梳理各地晒出的整改成绩单,分区域来看,党员干部参赌涉赌的问题在30多个省区市均有出现,其中浙江涉案人数最多,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1575件,党纪政纪处分1544人;其次为广东,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1114起,处理1127人。
 
  一些纪检干部和专家分析,由于各地查处、执行标准不一,所以上述数字并不能绝对显示出一个地方“赌风”的盛衰。而且,从全国范围看,实际发生的可能案例比公布出来的更多。
 
  在已公布的案例当中,涉赌金额巨大、后果严重是重要特征之一。今年9月26日,浙江义乌市佛堂镇泽塘村村委会主任金某驱车带着79岁的老母亲到镇政府门口,在车内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香蕉水,造成严重烧伤,目前仍在治疗。经调查,金某曾多次到澳门赌博,债务缠身,其中已经法院判决的涉案金额为400余万元。
 
  贵州省一位纪检干部告诉记者,排除那些“上不封顶”的“贿赂式”赌博和动辄过亿的官员“巨赌”,一些被当作“小赌怡情”的牌局数额也是非常大的。以贵州麻将为例,以10元为底,一把牌下来就可以赢几百元;如果以50元为底,一把就是几千元;有些人打得更大,一把牌输赢几万元几十万元也很正常。
 
  “党员干部一旦沾上赌博就很难回头,当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有限的收入难以满足赌瘾时,很有可能利用职务之便,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筹集赌资,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广西检察系统一名干部说,赌博是一些干部走上贪腐道路的导火索。
  
“小赌怡情”无形渗透,“官赌”成利益输送暗道
 
  从已查处的案例来看,“官赌”类型多样,且隐蔽性越来越高。
 
  ——“小赌怡情型”。贵州某县一位乡镇党委书记说,打麻将在贵州等西南地区较为流行。一些公职人员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将打麻将、赌博视为“小赌怡情”,有些甚至在工作时间打麻将,违反了相关作风建设的规定。2013年2月,海南省保亭县七仙岭农场胡某等人因上班时间赌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利益输送型”。专家表示,官场赌博不同于一般民间赌博,往往有官场“圈子文化”的影子,有时候是官商“勾肩搭背”的表现形式之一,一些好赌官员在牌桌上隐藏着自身的利益诉求,披着“玩牌”的外衣形成了权钱交易的“暗道”。
 
  一家民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打麻将、赌博等向需要打通关节的官员“送钱”是常有的事情,一场下来,输个几千、上万甚至十几万也是正常的,主要看要做的生意、要签的合同有多大。这位负责人说,为了让嗜赌的官员高兴而来,尽兴而归,要找隐蔽的地方,有时还把关系不错的官员请到自己家里打麻将,这样即使被发现了也可以说是亲戚朋友之间随便玩玩。
 
  ——“因赌致贪型”。党员领导干部参加赌博,往往与贪污、贿赂和挪用公款等腐败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广西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检察院今年5月立案查处一起挪用社保资金案,柳州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副主任科员从军涉嫌挪用公款300余万元用于“赌球”被依法逮捕;来宾市兴宾区良江镇财政所原所长陆生乐在4年多时间里222次挪用公款323.05万元,全部赌光,平均每周挪用1.45万元。
 
  浙江省纪委一位干部说,党员领导干部参加赌博有四个特点:一是赌博与贪污、贿赂和挪用公款等腐败问题联系在一起;二是往往涉及赌资巨大,有的在国(境)外赌场参与赌博,造成国有资金和社会财富大量流失;三是参赌主体向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党员干部延伸,涉案干部级别从低向高蔓延;四是败坏党风政风,带坏社会风气,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影响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不敢赌”到“不想赌”,治赌新政还要“加把火”
 
  2000年以后,查处的官员赌博案件数量和比例均逐年上升。以杭州市为例,2000年,杭州查出党员领导干部参赌案件占全年查案总量22%,2001年占27%,2003年则占到36%。与此同时,跨境赌博、巨赌官员开始出现,动辄贪污挪用数亿元公款的官员参赌案件开始出现。
 
  2004年,中纪委、中组部联合下发的《关于严肃查处党员和干部参与赌博的通知》的通知明确规定:“对参与赌博活动的党员,要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严肃处理,是党员领导干部的,要从重或者加重处分”,“凡是参与赌博的领导干部,要一律予以免职。”
 
  对于首晒“官赌”清单,也有专家认为还不够细化。在清单中,对公众关心的涉赌金额及来源并未涉及。汪玉凯说,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近年来各地鲜有治赌新规定出台。时下,随着“反四风”活动,治赌新政也应该跟上。
 
  纪检干部和专家表示,党员干部赌博呈现“农村强于城市,基层强于高层”的趋势。同时,网络赌博、赌球赌马等新兴赌博方式逐渐出现,应该及时关注,并且采取手段加以整治。
 
  广西科技大学副研究员夏辛萍认为,应强化对领导干部“8小时外”行为监督,把干部“小圈子”交往纳入述职述廉和群众评价等范畴,防止“小圈子”变成“腐败圈”;相关单位应加强财务管理,防止贪污、挪用公款等现象发生。
 
  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黎宏表示,在定罪量刑上,党员干部参与赌博应该比一般人更加严格,这是考虑到其社会危害性的合理措施。
 
 (“新华视点”记者翟永冠、王存福)新华社北京10月10日电
 
      (参与采写记者:王新明、李斌、方列)







上一篇:印巴儿童权利活动人士获诺贝尔和平奖
下一篇:拒不认罪,招远“全能神”血案两凶犯获死刑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