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扶乩趣谈
发表时间:2012-02-26 10:59:59 作者:ziran 点击:











扶乩趣谈

□ 雨山






古人扶乩工具。 资料图片






  扶乩,也称扶箕、扶鸾。新中国成立前,扶乩是我国普遍流行的一种民间信仰活动,历史悠久,信徒众多。按照许地山先生的《扶箕迷信的研究》的说法,扶乩原本是一种古代占卜方法,“卜者观察箕的动静来断定所问事情的行止与吉凶,后来渐次发展为书写”。


  许地山先生的说法大体上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南朝刘宋时期的笔记小说《异苑》中记载,当时流行“紫姑神”信仰。相传紫姑生前是小妾,一直干脏活累活,最后被丈夫的大老婆在农历正月十五凌辱致死。以后每年农历正月十五,人们都在厕所或猪圈旁边“迎紫姑”。“紫姑”即一个人偶,人们摆放酒果祭拜,当感觉人偶重量变沉后,便认为紫姑神降临人间,开始问事。若所问之事吉,人偶便能摇摆跳跃;若为凶事或事不可成,人偶便躺倒不动。这便是“观察箕的动静”以占卜的阶段。到了宋代,苏东坡所见的紫姑扶乩,已经发展出文字书写:“衣草木为妇人,而置箸手中,两小童子扶焉,以箸画字”,这种用两位童子扶乩、以木写字的形式,即是后世常见的扶乩手法。


  宋代以来,人们扶乩已经不限于紫姑神,各路神明、历史人物,都会“临坛降笔”。明清以来,扶乩信仰在我国更是达到高潮,参与者大都是中下层知识分子。文人扶乩的鼎盛与我国科举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尤其在文化发达的江浙地区,每府每县无不有乩坛。而扶乩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探听下次科举考试的题目。《子不语》载:康熙戊辰年(公元1688年)会试之前,有人扶乩问考题,乩仙书“不知”。该人再三追问“岂有神仙而不知之理?”乩仙遂大书:“不知,不知,又不知”。众人大笑,不想当年的考题竟然是:“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三节。”又据近代知名文人薛福成记载,道光甲午年(公元1834年)江南乡试之前,合肥县有10人组成文会,进行扶乩,求问考题。乩盘大书:“唐伯虎”。有悟者曰:“唐伯虎自号六如”,于是翻检《四书》,发现《论语》“执圭”一节中有6个“如”字,当年考题果为“执圭”。那年合肥县7人中榜,参与扶乩的10人中便占了6人。其实“执圭”一节中有7个“如”字(《论语》“入公门”一节中也有7个“如”字),扶乩并不准确。显然,扶乩并不能给考生“押题”,但文人们怀侥幸心理,而事后又好附会,故数百年来,以扶乩求科举考题之风长盛不衰。扶乩者,碰巧一次灵验,便终身信奉,中举居官后也常扶乩决疑。


  在古代,扶乩还有很强的娱乐功能,才子佳人,诗歌唱和,机锋问答,猜谜对对,好不热闹。如乩书《留青日札》中有云:“阆苑蓬莱自可人,东山人驻几千春。要知古女真消息,碧汉青天月一轮。”此诗中的“可人”、“山人”和“古女”,即“何仙姑”三字。对于临坛乩仙,人们也并非全是崇拜,有时也不忘开玩笑。《坚瓠八集》载,何仙姑降坛后,有顽童戏曰:“洞宾先生安在?”暗指何仙姑与吕洞宾有作风问题,何仙姑随即乩书:“开口何须问洞宾?洞宾与我却无情。是否吹入凡人耳,万丈长河洗不清。”看来乩仙也怕凡人闲话,颇为有趣。再如《七修类稿》载:有人扶乩求梅花诗,乩仙刚写出第一句:“玉质亭亭清且幽”,求诗之人却马上改口说:“要红梅。”乩仙不假思索,接着写道:“着些颜色点枝头。牧童睡起朦胧眼,错认桃林去放牛。” “着些颜色点枝头”可谓机敏,以“错认桃林”喻红梅,亦属佳句。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亦有关于扶乩降仙的故事。纪晓岚听说有人在西湖边扶乩,下乩诗云:“旧埋香处草离离,只有西陵夜月知。词客情多来吊古,幽魂肠断看题诗。沧桑几劫湖乃绿,云雨千年梦尚疑。谁信灵仙散花女,如今佛火对琉璃。”参与扶乩的人都是知识分子,故一下就猜出临坛的乩仙是江南名姬苏小小。但这帮知识分子却又爱较真,“仙姬生在南齐,何以亦能七律?”意思是七律诗体晚出,苏小小作七律与史不合。“乩仙苏小小”果然是才女,冰雪聪明,随即降笔:“阅历岁时,幽明一理,性灵不昧,即与世推移。宣圣惟识大篆,祝辞何以写隶书?释迦不解华言,疏文何以行骈体?”后两句的意思是孔子只认识大篆,但后世祭文字体都用隶书;释迦牟尼没有学过汉语,为何佛经中有骈体? 


  看来,“乩仙苏小小”所言是与时俱进的。历史的发展也确乎如此,到了民国年间,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各大宗教人物,乃至华盛顿、拿破仑等,也都纷纷登上中国的乩坛。以历史唯物主义观来看,每个时代的扶乩都会受到其所在时代的影响,每个时代的乩文都是其所在时代的产物。







上一篇:从惠特尼·休斯顿的经历透视灵性生活
下一篇:基穆冲突一角:埃及宗教冲突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