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少数民族已进入素质提高适度增长的良好发展阶段
发表时间:2012-08-06 23:49:54 作者:ziran 点击:








根据对“六普”统计数据和信息的分析研究,课题组得出了9项研究结论
少数民族已进入素质提高适度增长的良好发展阶段







  第一,我国少数民族人口过快增长态势得到进一步控制,进入到一个人口素质显著提高、人口数量适度增长的良好发展阶段。


  21世纪第一个十年,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实际情况,制定了符合各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实际的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目标和任务,逐步提高符合政策生育的比例。从“六普”数据看,少数民族人口出现良好的发展态势,既控制了少数民族人口过快增长,又从民族繁荣发展出发,保持了少数民族人口适度增长,人口素质显著提高。


  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总量方面,2010年55个少数民族总人口为11379.22万人,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10年间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736.26万人,增长了6.92%。少数民族人口占大陆总人口的比重为8.49%,同2000年相比,增加了0.08个百分点。


  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增长速度方面,从2000年到2010年,55个少数民族人口数量年均增长率为0.67%,高于汉族人口年均增速0.1个百分点,比1990~2000年少数民族人口数量年均增长率降低了0.89个百分点。


  改革开放初期,少数民族人口过快增长,从1982年到1990年,平均每年增加301.66万人,年均增长3.95%,是全国平均增长水平的2.63倍。1990年到2000年,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增长速度大幅降低,年均增加133.88万人,年均增长1.98%,是全国平均增长水平的1.51倍。2000年到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年均增加人口降低到73.63万人,年均增长0.67%,是全国平均增长水平的1.17倍。这些数据说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全国少数民族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少数民族人口增长势头下降趋势显著。


  受教育程度方面,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人均受教育年限达到7.88年,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10年间少数民族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提高了1.18年,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每10万人大专以上学历人数由2000年的2733人,增加到7139人,增加了1.61倍。近年来,随着我国“双基”攻坚任务的完成和“两免一补”政策的实施,民族地区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少数民族已实现“人人有学上”的目标,1999年开始的高校扩招也使得更多的少数民族青年获得高等教育机会。从“六普”数据看,这些政策使得我国少数民族文化素质得到了明显提高。


  


  第二,全国人口较少民族的人口呈现稳定增长态势。  


  我国有28个人口较少民族(2000年人口在30万人以下的28个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人口数量少,聚居区贫困问题突出,发展差距仍然较大,为帮助这些民族加快发展步伐,国家出台了《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国家对这些少数民族的生育政策适当放宽,从“六普”数据可以看出,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的整体生育水平高于全国少数民族的平均水平,人口增长速度也高于全国少数民族的平均水平。2010年全国人口较少民族人口总量为189.12万人,同2000年相比增加了19.60万人,增长了11.57%,人口年均增长率为1.10%,人口增长速度为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年均水平的1.64倍。


  


  第三,各少数民族人口不平衡,人口数量和人口增幅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2010年维吾尔族和回族人口跨入千万列,使全国人口超过千万的少数民族增加到4个。壮族、回族、满族、维吾尔族4个民族人口占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总量的43.09%;有14个少数民族人口超过了100万,占全国少数民族人口的51.13%;有18个少数民族人口超过了10万,有13个少数民族人口超过了1万,有6个少数民族人口低于1万人,分别是鄂伦春族、独龙族、赫哲族、高山族、珞巴族、塔塔尔族。少数民族中,壮族人口最多为1962.64万人,塔塔尔族最少为0.36万人,二者相差4759倍。


  从2000到2010年,各民族人口增长幅度相差悬殊。55个少数民族中,有29个少数民族的人口年增长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0.57%),有7个少数民族人口年均增长率超过2%,有17个少数民族人口年均增长率超过1%,有5个民族人口年增长率在0.57%~1%之间。有13个民族人口为负增长。


  在现代社会,一个民族人口的过快增长,会增加家庭的经济负担,不利于人口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健康素质的改善,也不利于民族地区经济、社会、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国家有关部门应采取切实可行政策,推动各民族人口稳定发展。


  


  第四,人口流动使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地域分布越来越广,城市化进程使少数民族人口城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1982年、1990年、2000年人口普查时,全国分别有18个、22个、28个少数民族在全国各省(区、市)都有分布,2010年,全国各省(区、市)都有分布的少数民族增加到43个。2000年全国有11个省(区、市)民族成份齐全,而2010年,这一数字增加到20个,另有6个省(区、市)具有54个少数民族成份,3个省(区、市)具有53个少数民族成份,西藏和海南是我国民族成份最少的省区,分别为47个、48个。


  从“五普”到“六普”,随着我国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大量增加。从流动趋势看,主要是从民族聚集区流动到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如浙江省少数民族人口由39.5万人增加到121.5万人,广东省少数民族人口由126.9万人增加到206.7万人,北京市少数民族人口由58.5人增加到80.1万人,上海市少数民族人口由10.4万人增加到27.6万人,而贵州省少数民族人口由1333.6万人下降到1240.4万人,吉林省少数民族人口由245.3万人下降到218.6万人。


  从少数民族人口城镇化程度看,从2000年到2010年少数民族人口城镇化由23.36%增加到32.82%。城镇化程度的推进,使得更多的少数民族群众能够享受到较好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也使得偏远地区少数民族人口聚集程度提高,婚配选择范围扩大,减少了近亲婚姻比例,提高了人口素质。


  2010年有12个少数民族的人口城镇化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49.68%),有17个少数民族人口的城镇化率低于20%,即这17个少数民族超过80%的人口目前仍居住在农村。


  


  第五,我国少数民族整体上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


  目前我国整体上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未富先老,社会养老负担加重,人口红利逐步消失。按国际上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2010年,少数民族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8.92%,少数民族整体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2010年有17个少数民族人口进入老龄化社会,其中朝鲜族、纳西族老龄化程度居前两位,分别为11.20%、9.18%。


  


  第六,部分少数民族出生性别比严重异常,需要政府加强督导检查以保证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合理化。


  按联合国标准,出生性别比的通常值域为102~107之间,其他值域则被视为异常。2010年,全国新生婴儿性别比为117.96,性别比问题比较严重。55个少数民族中,有38个少数民族的新生婴儿出生性别比超过了107,其中有16个民族出生性别比超过120,问题比较严重。


    第七,部分少数民族人口增长率偏高,增长速度过快,育龄妇女多胎率比较高,人口高生育状况可能成为拖累一个民族进步的负面因素。


    虽然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增长速度得到了控制,但各民族间人口增长速度差距比较大。部分民族人口的快速增长,影响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同时增加民族地区扶贫投入。从2000年到2010年,全国人口年均增长率为0.57%,有29个民族人口增长速度高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中,有7个民族年人口增长速度超过2%,达到1964年~1982年全国人口增长的速度。


    有11个民族三胎以上比例超过10%,最高的两个民族超过了20%。人口普查中,生育状况误报比例较大,真实情况应该会高于这些数据。



    第八,一个民族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不是取决于人口数量多少或增长快慢,起决定作用的是该民族全体民众受教育程度及其科学技术水平。


    21世纪第一个十年,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受教育程度有了大幅度提高,但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还比较大。从2000年到2010年,少数民族平均受教育年限从6.70年增加到7.88年,每十万人大专以上学历人数从3806人增加到9527人,进步幅度超过新中国成立以来任何一个时期。但与全国平均受教育水平相比的差距,并没有发生变化,差距依然为0.92年。而每十万人大专以上学历人数差距从1073人增加到2388人,这说明最近十年,少数民族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更多依赖于义务教育的普及,而全国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更多依赖于高等教育的普及。


    2010年有17个少数民族人均受教育年限不足7年,其中7个少数民族人口受教育年限不足6年,最低仅为5.22年,这7个少数民族整体未达到小学毕业的受教育水平。有8个少数民族每十万人大专以上学历人数还未达到高考扩招前的全国平均水平。


    当然,由于各民族社会进步程度不一,教育观念也有差异,导致民族间受教育程度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有注重教育的少数民族其平均受教育水平高于全国水平。2010年有12个民族人均受教育年限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俄罗斯族达到11.23年。有15个少数民族每十万人大专学历人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民族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08倍。



    第九,从少数民族从事的行业、职业分布情况可以看出10年间各民族社会进步程度。多数少数民族社会发展阶段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社会低端行业和职业就业的人口比例比较高。


    2010年全国少数民族在业人口三大行业比例为69.42%:12.15%: 18.43%,全国在业人口三大行业比例为48.36%:24.15%:27.49%,少数民族第一产业从业人口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第二、三产业从业人员比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8个少数民族超过80%的在业人口从事第一产业,说明这些民族整体上还处于农耕社会阶段。      (徐世英)







上一篇:鬼神的价值
下一篇:神是人按照自己的模样描画出来的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