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国际上民族划分的缺陷与出路
发表时间:2014-03-23 16:05:29 作者:admin 点击:
                   国际上民族划分的缺陷与出路

                                                                                           □ 曹 兴

  迄今为止,民族的划分是异常复杂的,不同国家政府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把本国的国民划分为不同的民族,不同学者根据研究的需要也把人们划分为不同的民族。以往的民族划分有很多,最流行的划分是主体民族和非主体民族、主导民族和从属民族两种。学界较为流行的是公民性民族(实为国族)和族裔性民族。实践证明,这些民族划分方式都存在诸多缺陷。

  以数量为标准的划分方式过于简单

  把民族划分为主体民族和非主体民族的两分法,存在严重的缺陷甚至是危害。

  首先,从理论上来说,两分法是极其简单的划分。这种划分法主要适用于主体民族人口占多数、其他民族人口占少数的国家,并不适用于一些并非两级分立的国家。对于很多几个民族人口相当的国家,比如瑞士,德语族、法语族和意大利语族人口差不多,很难区分谁是主体民族,谁是非主体民族。再如,斯里兰卡的僧伽罗人是主体民族,约占其全国总人口的74%,但泰米尔人也不应被认定是非主体民族,因为泰米尔人约占总人口的18%,并在斯里兰卡的历史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所以应是较大民族。

  其次,很多国家,如美国,并不存在人口占绝对多数的主体民族。于是,有学者提出另外一种两分法,主张把民族划分为“主导民族”和“从属民族”,认为此概念划分可能更科学准确一点。其实,“少数民族”和“大多数民族”群体的区别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数量问题,而是与每一个群体所拥有的权力大小密切相关。如在南非,黑人长期被当做少数民族看待,即使他们的人口数量远远超过白人。

  那么,如何克服两分法的不足,避免其危害呢?最简单的办法是改为三分法,即以数量等级为标准,将民族分为主体民族(或主导民族)、较大民族和较小民族。这是纯数量的划分,是中性的划分,剔除了重要民族和主要民族的政治歧视的嫌疑。其优越性在于:三分法有利于对国际冲突进行深入分析。当今世界除了一些大国(大的主体民族的关系)的冲突,更多的民族冲突都不是发生在人口较少民族之间,而是发生在较大民族之间。如西亚的巴以冲突、库尔德人问题,东南亚的印巴冲突(克什米尔问题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僧泰冲突,非洲的卢旺达问题、南北苏丹问题,欧洲英国的北爱尔兰问题、西班牙的巴斯克人问题、俄罗斯的车臣问题,美国的拉美裔问题。因此,三分法有利于分析国际民族热点问题,有利于寻找解决世界热点问题的出路。

  以组建国家为标准的划分方式危害巨大

  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民族划分方式,就是以组建民族国家的份额为标准,把民族分为组建自己国家的民族、合建或共建国家的较大民族、搭便车的人口较少民族。

  不能否认,世界上的国家绝大多数都是主体民族或主导民族建立的,少数国家是几个大民族合力构建的,人口较少民族从未能建立过国家。所以,好多民族自认为是“丧失祖国”的民族,其实不是丧失祖国,而是从来就没有自己民族的祖国;人口较少民族是“永远没有自己(民族国家的)祖国的”民族。世界上大约有两三千个民族,却只有不到200个国家,不可能每个民族都建立属于自己民族的国家。因此,这就造成一种假象,似乎只有组建属于自己民族的国家,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民族利益。于是出现“一族一国”的论调,即英文表述为“One Race, One Nation”。基于这种理念,有些民族虽然在历史上未能组建自己的国家,但时机成熟就企图建立自己的民族国家,如苏东解体过程中出现的民族国家热。又如库尔德人,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祖国的民族,从而希望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四国中间建立自己的国家。

  毋庸置疑,这种理念在三次民族主义浪潮中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欧洲人掀起第一次民族主义浪潮,在近代初的反封建、反基督教神学压迫中纷纷建立了民族国家。第二次民族主义浪潮就是殖民地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压迫,寻求民族解放运动。第三次民族主义浪潮中,苏东解体,诞生了一批新兴的民族国家。然而,这是历史发展的非常时期,不是历史的常态。

  世界历史的发展无法保证“一族一国”的民族国家的纯粹性,更无法保证民族国家追求纯粹性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可以说,在现代社会常态中,继续追求“一族一国”的纯粹性已经不合时宜。不但没有合法性与合理性,而且越来越暴露出其中的巨大危害性:

  首先,民族与国家的数量永远不可能对位。当今世界,有90%的国家是多民族国家,只有不到10%的国家是相对单一的民族国家。未来民族国家的格局发展趋势,绝不是各民族千方百计地构建自己的民族国家,而是如何实现并构建多民族国家的和谐关系。

  其次,极端民族主义者是在利用“一族一国论”,借用民族主义资源,与国家利益抗争,从而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有些民族政治精英,为实现其充任国家领导人的政治企图,不惜营造民族分裂主义运动,极大影响了国家领土主权的完整。苏东解体后建立的依然是多民族国家,其中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办法保证其组成民族的纯粹性。欧洲人接受两次世界大战和苏东解体的经验教训,通过建立欧盟的方式,尽量消弭民族国家的纯粹性,想尽一切办法终结“民族国家运动”的脚步,不是强调国家主权的至高无上,而是追求国家让渡部分主权用以实现世界和平、发展与人权。

  再次,不能用“是否组建属于自己民族的国家”为标准来判定民族文化的优劣,为“一族一国论”提供理论依据或现实温床。

  构建国族,以克服民族国家的混乱与民族划分的困惑

  如何从“一族一国”的怪圈中走出来?怎样从根本上克服民族分裂主义?一条比较清晰的思路就是要构建国族,而不是不断创建新的纯粹民族国家。诚然,民族划分的混乱与困惑的根源是多方面的,既有政治偏见,也有学者认识的不足,还有民族本身的复杂性。但是,克服民族划分的混乱需要注意下述重点:

  应用“国族主义”克服“族裔主义”(或族群主义)的漏洞。英国学者史密斯在《全球化时代的民族与民族主义》一书中,把民族主义划分为“公民民族主义”和“族裔民族主义”,隐含了把民族划分为公民意义上的民族和族裔意义上的民族,实际上也主张把民族划分为国族与族群(即国族下位的民族)。这种划分方法具有相当的科学性,在逻辑上是严谨的,而且厘清了层次上的区别。完善“国族主义”或者“公民民族主义”也有助于克服“一族一国”的论调。实践证明,“One Race, One Nation”是错误的,应该提倡的是“One Nationality, One Nation”即“一个国籍,一个国家”才是科学的。它要求凡是拥有一个国籍的公民都有义务和责任维护国家的安全、和平与发展,在这种前提下实现人权。

  再次要尽量避免用国族概念偷运主导民族的意识形态。在许多国家,用国族概念偷运主导民族的意识形态的现象。美国把其主导民族(讲英文信仰新教的安格鲁撒克逊族裔)设定为美国意识形态。建国初期的哈萨克斯坦侧重恢复伊斯兰教作为哈萨克斯坦的意识形态,其实当时其境内的俄罗斯人远比哈萨克族人多得多。

  最后,如果以科学发展的眼光,民族划分方法的前景有三个:第一,民族包括国族与族群,将族群整合为国族,以国族包容族群,使国族与族群共生,但公民意识高于族群意识、公民利益高于族群利益。第二,以民族发生发展为标准,将民族划分为原生性民族和衍生性民族。第三,按照人类群体从民族共同体到国家共同体再到人类共同体的发展规律,每个人至少要有三种忠诚,忠诚于自己的民族,忠诚于自己的国家,忠诚于人类。忠诚于国家高于忠诚于族群,正如忠诚于人类高于忠诚于国家。








上一篇:民族问题的问题
下一篇:民族性格嬗变的征候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