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复仇后更易陷入负面情绪
发表时间:2014-02-12 23:16:21 作者:admin 点击:
复仇后更易陷入负面情绪
 

( 2014-01-03 )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新华视界·生活·新知
 
  “以牙还牙、加倍奉还!”在看《半泽直树》这部描述银行生态的热播日剧时,我们脑中的某些开关好像被启动了。看着半泽直树智取对手,成功复仇,把钱连本带利要回来,感觉公道终于得以伸张。
 
  复仇是甜美的,复仇的故事也总是最能吸引观众的。很久以前的《包青天》或是许多热门的本土剧、韩剧,都以复仇为戏剧的主轴。事实上,银行职员的复仇故事可能真是绝配,因为人类演化出的复仇机制就是一个缜密计算的过程。
  
源于“利他型惩罚”
 
  复仇之所以会存在于人类社会中,是为了确保社会正常运作,让那些对社会造成伤害的人知道他们的行为是需要承担后果的,而这机制也写入了我们的生理机能。2004年发表在《科学》上的一则研究,就解释了“利他型惩罚”的脑部运作机制。利他型惩罚是指,虽然我们并不会从中获得直接利益,但依然会想要惩罚那些背叛或破坏社会规范的人和行为,就像我们看复仇剧码看得很过瘾一样。
 
  这则研究的作者恩斯特·菲尔认为,人们通过进行利他型惩罚得到的满足感是社会的黏合剂,陌生人之间会因为利他型惩罚而更团结合作,以前的实验中更显示如果把利他型惩罚移除,将会拆散陌生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他们设计了一个很精密的实验方式:研究团队将做了特殊记号的液体注入受试者血管內,然后通过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来看血液在大脑中的移动,脑区的血流量越大,代表该区域耗氧量越高,活动也越激烈。
 
  受试者参加一个交换金钱的游戏,如果有人在过程中做出了自私的决定,那么另一个人就可以加以惩罚。即使施加惩罚必须扣自己的钱,大部分的人还是选择惩罚对方。受试者这么做的时候,脑中的背侧纹状体会被启动,过往研究显示这区域与愉悅及满足感有关。
 
  实验结果显示该脑区的活动强度与为了施加惩罚而愿意花的金额有相关性:强度越大,愿意花的钱越多。菲尔认为,虽然激情在复仇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其实复仇者在处理情绪时是很理性的。除了刚刚说到的背侧纹状体以外,在衡量该花多少钱来施加惩罚时,脑部的前额叶皮层活动也变得活跃了,这一部分恰巧是用于计划和高级推理的脑区,也就是说施加惩罚者其实有衡量是否要花那么多钱来惩罚对方,如果惩罚越重价格越高,施罚者也会选择比较轻的惩罚,看来复仇的过程其实是一种交易。但我们大概也都认识或听闻过有些人无法衡量复仇的轻重,这样的人就可能是前额叶皮层出了问题。
 
                                                                                    复仇存在的原因
 
  复仇为什么会存在,麦克·麦卡洛,本杰明·塔巴克,以及罗伯特·科兹班三位心理学家将原因归纳如下:
 
  第一,通过复仇,直接阻止侵犯者再次执行侵犯行为。
 
  第二,间接建立自己所能接受的行为规范,通过公开复仇,展示给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界线在哪。若有越多人目击或知道自己是被背叛或伤害的受害者时,复仇的动力通常也越强,因为这代表若不复仇,会有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可以被欺负的对象,未来被伤害的风险就越高。
 
  第三,也就是守望相助。举例来说,如果你的猿人邻居被花豹攻击,儿子被吃掉了,而你却没有出手救援,那么就等同于你杀了你邻人的儿子一样,那么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避免被报复,你就会选择守望相助,在夜里保持警醒,期望你的邻人在你需要的时候也这样帮助你。 
  
复仇一定会带来快感吗?
 
  不少研究显示复仇并不甜美,外人看来的甜美复仇往往是误会。2008年,凯文·卡尔史密斯与其研究团队进行实验,发现复仇者自我回报的复仇后感觉比不复仇者的还差,而且也完全不如观察者(他们想象自己如果是复仇者然后回答)所以为的那样满足。复仇者反而容易陷入负面的情绪。外人总以为复仇之后,会得到满足、解脱以及“了断”的快感,但其实复仇者会不断反刍他们报复别人所做的行为,结果比那些无法复仇的人心情还差。
 
  卡尔史密斯认为这是因为复仇者反而延长了负面的、不愉快的情感经验,反倒是无法复仇的人,就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也比较快乐。这研究结果可能起人疑窦,毕竟研究设计的“仇”只是极为微小的仇,跟半泽直树背负的是完全不同等级。说真的,大概没有可能有研究可设计出这种等级的仇恨吧。
 
  德国心理学家马里奥·格尔维策当然也没办法设计出来这种等级的仇恨进行研究,不过他替研究加了料。他在最后让复仇者写纸条给被报复的人,然后又设计了两种写着不同类型回应的纸条。
 
  结果显示,只有当复仇者知道被报复者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被报复,而且被报复者知道是自己自私的行为才导致自己被报复时,报复者才会感到释怀、心情才会比较好;若回传的纸条反而透露被报复者的自大跟不理解为何自己要被惩罚,报复者即使已经施行报复了,还是会感觉很不爽,甚至比没办法报复的人还不爽。这应该也是半泽直树对大和田会从加倍奉还增加到百倍奉还的原因。
 
  而且,尽管报复的目的通常是“公平正义”,但被报复者常常认为自己受到了过分的打击,因此又展开下一轮复仇的循环。
 
  复仇一时爽,不过不要忘了:“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曼德拉。
 
来源:果壳网






上一篇:我们为何人云亦云
下一篇:我们为何热衷“围观”统计数据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