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我们为何热衷“围观”统计数据
发表时间:2014-05-18 22:04:29 作者:admin 点击:

我们为何热衷“围观”统计数据

刘晶 史文慧 祝卓宏 《 光明日报 》( 2014年02月27日   12 版)
满士琪绘
 
    人均每年假期115天,你休够了吗?
 
    人均存款77623元(也有说法为32719元),你存多了还是少了?
 
    面对这些调查报告、统计数据……总数、平均数、百分数,数数皆热点,人们总是乐此不疲地对号入座,看看自己处在什么位置。那么,从心理学角度上看,这些统计数据有什么意义呢?
 
源自千百年的自我探寻
 
    人们为何这么热衷于围观各类榜单、对比各种数据、寻找自己的相对位置呢?这个问题的根源可能要追溯到百万年前的某一天,我们的某个原始社会祖先刚刚跟族人们吃完一起猎来的野味,打个饱嗝,不经意走到河边,俯瞰流水潺潺,仰看云卷云舒,心里模模糊糊地浮起一个问题。正如百万年后的那天,你吹着海风看潮起潮落时,也不禁想到:我是谁?
 
    从自我意识萌发的那一刻起,人类就没有停止过对自我的思考和探索,但是人类很难直接获得有关自我的信息。由于群居的生活特点决定了人的社会属性,所以人们往往通过与周围人的比较来定义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处境、地位等社会特征,如能力特点、智力水平、观点的倾向性、身体健康状况等等,在比较性的社会环境中获得意义感。美国社会学家Festinger把这种现象命名为“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这是人类在相互作用过程中不可避免会产生、并且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心理现象。
 
    社会比较的过程包括认知、情感和行为等不同的成分。与常人相比,我的健康状况如何?在同行业中,我的收入怎么样?跟我的合作者相比,我的贡献有多大?与我的竞争对手相比,我胜出的几率有多少?人们根据自己不同的社会角色、在不同的社会领域通过与他人的比较,得到一个参照点,并依此来做出相应的评价、判断和决策。因此社会比较的过程和信息对人类具有基本的进化价值,会影响到人们的自我概念、情绪状态和对未来的期望。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从比较的方向上看,与更优秀的人作比较,称为“上行比较”(upward social comparison);反之,与不如自己的人相比,称为“下行比较”(downward social comparison)。
 
    当人们与比自己优秀的人比较时,往往会希望自己也能够那么好、甚至做得更好,这种“天天向上”的价值取向会产生向上的驱动力,产生鼓舞作用,促使自己积极地去获取有效信息来提升自己。
 
    一项关于疾病治疗的研究发现,癌症病人会花更多的时间阅读其他病人的积极内容,而且阅读的积极内容越多,病人就会体验到更多的积极情绪,对自己病情的评价也会更好;如果病人获知其他病人的恶化信息时,则会感到焦虑和紧张,应对疾病的信心也会下降。也就是说,积极的榜样可以使病人感到鼓舞和安慰,从而有助于治疗。
 
    当人们遭遇失败等消极的生活事件时,则更倾向于进行下行比较,通过降低自我评价的参照点,来维持自己的主观幸福感和积极的自我评价。因此,下行比较是应对压力事件、维护心理健康的一种应对机制,具有很好的适应功能。老百姓常说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是这样的原理。
 
    因此,面对跑不过的“平均数”,我们可以:借鉴“下行比较”的心态,一句“数据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大可一笑而过;采取“上行比较”的实际行动,向着平均数,前进!
 
    (文章由中国科普博览网站提供。)






上一篇:复仇后更易陷入负面情绪
下一篇:“放下”的智慧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