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端午遇袭情况经过
发表时间:2012-08-25 23:57:20 作者:鸦雀有声 点击:

端午遇袭情况经过


 


623(端午节)下午5点半左右,我骑车在宣武医院门口南侧150米处遇到流氓袭击(案发第二地点),被他撕烂衣服,抢走眼镜,戳伤了眼睛。在派出听警员说,今天已经有三起报案的,都是同一人作案。此人头圆体胖,皮糙肉厚,红色体恤,上唇溃疡,黑裤腰褪到后露股沟前露毛的位置。属广内派出所辖区,案发第一地点在长春街丁字路口处,距长椿街北口两辆警车200米。详细情况回忆如下。


端午节下午5点半,我骑车从长椿街路口由北往南,在槐柏树街东口,见一头圆体胖、皮黑肉厚、红衫黑裤、身高175、露着屁股沟的汉子从东侧斜穿到我前面20米处同向而行,走过宣武公园东门路口以后下车。我继续前行,当我在他身边通过时,突然感到右肩被击,有褐色液体溅在脸和身上。我以为他不是故意的,回家洗一下就行了,继续前行。


当行至宣武医院南侧150米处时,忽然有人从后面喊道:“你是不是刚才撞到我了?”没等我反应,那人就到我左前方,下车对我喊:“怎么撞了人连个歉不道就走了?下车!”要我给给他200元钱。这时我发现他上嘴唇左边有一块约1平方厘米大的黄褐色溃疡。我说:“你讲不讲理,是你撞了我,弄了我一身饮料,我没跟你计较。”我话音未落,他就伸手扯坏我的T恤,抓走我的眼镜,还戳伤了我的左眼。这时我意识到遇到流氓了,后悔刚才没有躲他远点。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于是说:“对不起,行了吧?”他抓着我的眼镜扬长而去。这时我一抹左侧眼角,手指上有血,在原地呆站了5分钟,曾想到如果我用链子锁自卫会是什么结果?最后还是算了,毕竟自己50多了,不是打架的年龄了,不是30多岁人的个儿。


直到晚上7点回家给夫人孩子说完,上了点药,才想起报警。于是打110,接线女警笑问:“您那眼镜值多少钱?”我说:“三、四百吧。我的衣服烂了,眼睛还受伤了。”她说:“好了,让当地派出所给你联系吧。”不一会儿,广内派出所来电话让我们去一趟。我和夫人决定立即出发,回来再吃饭。


在长椿街路口,我发现停了两辆警车。按警察告诉的路线继续前行,到长椿寺(就是大刀王五为谭嗣同收尸后入殓停灵处)后面那趟街路口西侧,这里距第一案发地点(歹徒泼可乐处)不到10米。左转直达下斜街,向左,再向右、向左上坡进入一个胡同,右转,曲径通幽,广内派出所果然坐落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派出所门外有几位警察正在说话,见我们要进楼,问:“什么事,你们?”我说:“报案。”一毛寸便衣说:“在这说吧,什么情况?”没等我说完,他和另一穿制服的警察几乎异口同声:“又是那小子,是同一个人作案,今天这是第三起报案的了,都是抢眼镜。进去等着吧。”此时,我忽然意识到这次是在劫难逃


在接案窗口,发现一个小伙子在坐在里面,摆弄他的眼镜,一问,和我是同一个嫌犯的受害人。在等待询问期间,我看了一下人物榜,记住了所长叫侯雷,政委叫边建军,没有认识的。这时从楼道里开门出来一位年轻警官,只让我一个人进去,夫人在外面等。不到半小时就做完了笔录,并签字按了手印。我提了一位老乡政委的名字,他哈哈一声,似乎认识。记了我的电话说没事了。然后提醒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眼睛,送我出来门,我回头认真看了一下他的胸牌,写着:030448。夫人说怎么连街头监控录像都没看?她的意思是说:发案现场是闹市区,有录像,应该让受害人指认一下。我说,他们也许心里早就有底了,不需要看。


这是我在北京30年第二次报案。第一次是10年前在西单缸瓦市被抢了包,丢了3000多块钱的财物。当时打110,让到商场后面的派出所,等市局刑警大队的警察做笔录,白折腾两个多小时。估计这次也只能庆幸伤的不重,损失也不大了。


只是觉得现在技术条件这么强,北京治安形势这么差不应该。案发地点距长椿街北口治安巡逻车停车点不到200米,距派出所不过500米,报案时警察连街头监控录像都不看,看来好像对作案人很熟悉,太不可思议了。于是我于715日,私信给平安北京微博,对方只是说,对我反应的情况已了解,仍无实质性答复。721日上午再以评论方式请求平安北京关注希望市局关注,尽快听到破案的消息,让市民安全,中央放心。



    我是从平安北京微博上看到有“警民互动”点击到这里的,我希望从这里得到北京市公安局对建议的反馈。但遗憾的是8月下旬,我又向平安北京发了私信,这次更令人失望——没有任何回应。







上一篇:花市清真寺举行重修落成典礼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