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在国家宗教局五省市宗教干部培训班结业典礼上的发言
发表时间:2007-04-20 17:49:08 作者:1135 点击:

            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充分发挥宗教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


尊敬的国宗局及五省市宗教局领导、各位同事,大家上午好!
     我是宗教战线的一名新兵,能够参加本次培训,聆听局领导和多位一流专家学者提供的精彩课程,享受如此优良的学习条件,感到非常荣幸。在这短短的两个星期内,我和全体同学一样,以饱满的热情抓住每一分钟宝贵时间,认真领会领导和老师们的真知灼见,实践叶局长在动员会上的殷切希望,感谢培训中心安主任和全体员工的热情关照。两周时间虽短,确实学有收获,怡有所养。我受北京市宗教局领导委托,向领导和同志们汇报学习情况,但因本人才疏学浅,难免词不达意,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我汇报的题目是,深刻理解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充分发挥宗教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 
      一、当前我国宗教工作面临的问题
      根据两年多宗教工作中的体会,结合老师授课和小组讨论中同学们的发言,我感觉目前我国宗教工作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是一些地方党政领导缺乏对宗教工作的正确认识,对长期存在的宗教问题,缺乏深入的理论研究和战略、宏观上的把握,忽视治本之策和长效机制的建设,停留在追求表面和谐稳定的水平上。
     有的地方领导干部对宗教界人士言听计从,对宗教违法行为得过且过,甚至出现故意放水的现象。这无疑是给基层干部提供了一种错误的信号。所以,有的同志介绍,在一些地方,宗教团体的负责人成了政治明星,宗教信徒成了地方政府和基层自治组织推动行政工作的骨干和依靠力量,我们的基层党员和爱国宗教骨干感到很迷茫、很失落、很受伤。得不到领导明确而坚定的支持,联想到解放前历史上发生的政教冲突事件中地方官员替罪的悲剧下场,宗教工作干部感觉心有余悸,无所适从。结果就是,宗教事务管理有法难依,违法难究,宗教热潮和乱象愈演愈烈,宗教信徒和宗教场所的数量随着治理政绩猛增。长期下去,恐怕埃克曼的预言会提前成为现实。
      其次是宗教工作干部理论素养、法制意识和行政执行力不能适应宗教工作的要求,对宗教本质存在模糊认识,对宗教事务不愿管、不敢管、不会管。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物质生活的需求目标实现以后,就会产生高层次的精神需求。参考世界多数国家现代化的经验,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即将进入矛盾多发的社会转型阶段。目前,我国人均GDP已经达到2000美元,随着我国人民物质文生活水平迅速提高,精神方面的需求日益增长,法律意识、权利意识和社会参与意识大大增强。同时,由就业、分配、教育、医疗、住房等问题引发的社会矛盾和群体性事件数量持续激增,国际反华势力利用宗教渗透对我国社会进行西化分化的活动不断升级。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的宗教干部队伍,就像前几年的警察队伍一样, 面对宗教违法行为处于“说不过,追不上,打不赢”的窘境。所谓说不过,就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宗教理论掌握得不熟练,对宗教经典世界观的唯心主义认识论本质认识不清,反驳歪理邪说和宗教宣传的底气不足,有些人甚至觉得对方有理,采取放任态度;所谓追不上,就是在信息技术推动的知识爆炸时代,宗教工作干部学习意识和能力不强,有的不会利用电脑网络技术追踪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新成果,面对日益错综复杂的宗教问题,缺乏政治敏感性和判断力;所谓打不赢,就是法律、宗教等业务知识缺乏,政策水平和行政能力不高,不能正确把握和运用宗教法规和政策处理宗教违法行为。如有的把非宗教问题的当成宗教问题处理,把一般宗教违法行为当成外国势力渗透处理;在执法过程中重实视体法,轻视程序法,结果不是在行政复议和诉讼中败诉,就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以至于激化了矛盾,恶化了事态,贻误了战机,造成工作被动。还有人认为,佛教和道教的教义倡导遁世和出世,又是国产化宗教,对社会稳定和谐的消极影响较小,因此管理比较宽松,甚至想利用他们的本土文化特色抵制其他外来宗教的影响。实际上,所有的宗教都有两重性,都具有欺骗性煽动性,都会使人丧失理性,引发宗教狂热。在中国历史上,道教和佛教都曾经被利用组织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都遭到过严厉的镇压。政教分离是现代国家管理体制的必然要求,放任任何一种宗教泛滥都是开危险的历史倒车。
      三是宗教工作机构、人员配备和经费投入不足。
      宗教事务条例的颁布实施为做好宗教工作提供了有力武器。但是,法律不能自行。目前全国多数县级政府没有独立的宗教工作部门,每个县平均不到一个半人从事宗教事务管理,人员和经费严重不足,仗剑执法的主体不健全,是宗教工作难以逾越的障碍。
      四是爱国宗教团体作用发挥不够,天主教地下势力猖獗、基督教非法传教和信徒人数过快增长、利用道教迷信诈骗钱财、佛教乱建寺庙非法敛财和伊斯兰教的宗教极端势力渗透问题严重。这些问题都与上述三个方面的问题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因果关系,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依法根治。
      二、正确认识宗教工作规律,因势利导做好宗教工作
      解决我国目前存在的宗教问题,必须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正确理解宗教的本质及其存在和发展变化的条件和根据,准确把握宗教的发展规律和基本趋势。
      (一)马克思把宗教比作人民的鸦片,是完全正确的。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必须从人类社会物质生活的中去寻找和理解宗教产生的根源。用恩格斯的话说,宗教是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精神产品,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宗教的产生的内在根据是人类具有的抽象思维能力,外部必要条件是对灾难、疾病和死亡恐惧无助的心理体验,以及人类的思维能力的发展和心理学知识的积累。大家知道,人是精神和物质的复合体,经常不断的恐惧和焦虑会使人产生精神错乱和植物神经紊乱。精神错乱会导致行为失控,造成身体和生命的直接伤害,神经紊乱会导致人体代谢机能失衡,从而遭遇疾病甚至危及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对生命安全的渴望使自己愿意相信一种对自己命运的合理化解释,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安慰,这是聪明的巫师们通过编造神秘谎言获取特殊利益的最佳时机。人的心灵安定,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摆脱焦虑和恐惧,确保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免受伤害。所以,宗教从神学上只许笃信,不许怀疑,是反科学的迷信,但从心理学上讲,有一定的科学道理。我们不能因为顾忌“迷信”一词的贬义而否认宗教的迷信本质。
      巫术作为原始宗教,从石器时代延续到今天,历时几百万年还在发挥作用,就是因为它具有一定的科学依据。巫师、祭司利用人们的无知控制原始人类社会。直到阶级社会,氏族首领逐渐发现了巫师的骗术,从而拉开了长达六千多年的世俗权威和宗教权威的博弈。随着人类科学知识的不断积累,原始的多神宗教日趋捉襟见肘,因此,一神的以经典为特征的理论化宗教产生了。
      早在公元前五世纪,希腊人就发现鸦片具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比发现它的毒品作用的年代要早。所以,先有鸦片的双重药理功效,才有马克思对宗教双重作用的比喻。因此,只有肯定了宗教的双重作用,才能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
      (二)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宗教仍然是解决人类精神和心理问题的有效手段。
      在石器时代,宗教成为族群斗争和少数社会精英谋取特权的工具,在氏族社会解体以后形成的理论化宗教已经演变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同时仍然存在着原始宗教的基因和作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科学理论和方法标志着现代心理科学的诞生,打破了宗教垄断人类精神心理知识的局面,也促进了宗教的世俗化发展。我相信,宗教的神秘性也必将随着民主与科学的不断发展而衰减,宗教狂热和极端主义对人类的蒙蔽和欺骗能力也会逐渐减弱。
      (三)不断增长的人类物质和精神需要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因此满足人们的现实生活需求是我们理解和处理宗教问题的根本方法。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存在的多元化必然导致意识的多元化。计划经济体制下,我国实行单一国有经济主体,用国家经济计划和行政指令体现单一的国家意志,实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经济主体多元化,不同市场主体按照国家的法律,通过平等协商和等价交换,独立自主地实现各自的物质和精神需求。
      按照《共产党宣言》的设想,共产主义社会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其目标就是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按照“三个代表”的思想,我们共产党人代表了包括信教公民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们所能够给与人民群众的应当比任何宗教给与的要多得多。因此,宗教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应当跳出宗教工作本身,从我们党和政府的宏观战略决策中去找原因,看看我们该给的给了没有,给了多少。
      三、正确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四句话”方针,充分发挥宗教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
      (一)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切实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
      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宪法权利,贯彻这一政策,就要消除对信教群众的偏见,把他们当作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依靠对象和宗教干部的服务对象,确保他们的合法宗教生活安全有序,坚决纠正和及时处理妨碍、破坏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违法行为,积极维护宗教团体的各项合法权益。
     (二)依法管理宗教事务
     鉴于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党的十五大提出了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方略和依法行政的要求,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十年一剑,应运出炉。由于我国历史上几千年都是集权专制,按照李楯教授的说法是有治法无法治,很多人不理解“刀制”和“水治”的区别,习惯于把治法当法治,习惯于用袖口政策处理社会问题,所以对依法行政的程序合法要求很不适应,以至于屡屡为法治的双刃剑所伤。
     这些教训告诉我们,依法治国和依法行政的要求,不仅要知道法律条文,还要懂得法律的原理和立法宗旨;不仅要按照实体法,还要严格按照程序法的要求管理宗教事务,处理宗教违法行为。同时,还要考虑中国的国情,讲究执法策略,区别对待,疏堵结合,做到有理、有利、有节。要通过执法达到教育信教公民知法守法的目的,不能为执法而执法,更不能把处罚等同于执法。对于一般违法行为,应先予警告,责令整改;对于知法犯法者和利用宗教名义破坏社会稳定,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行为应当依法及时、坚决制止,把影响降到最小程度;对于某些法律不完善的地方,要说服他们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出修改建议,但在未修改之前,要坚决执行。要按照《宗教事务条例》等法律法规要求加强宗教团体内部制度建设,逐渐把宗教团体建设成为团结教育信教群众,知法守法,民主管理的社会公益组织。
      (三)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坚决抵御国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活动。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和我国的对外开放的扩展,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效力对我国政治体制的影响日益加强和普遍,因此,我们在制定和实行宗教法规和政策时必须考虑国际影响,为我国正式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预留空间;在处理外国人参与或者有外国宗教团体背景的宗教违法事件时,要严格区分敌我两类矛盾,防止将一般违法事件和社会问题政治化,以维护我国来之不易的良好国际形象和和平外交环境;但对于矛头直指我国主权,利用宗教干涉我国内部事务的违法行为要坚决抵制和斗争。
      (四)努力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充分发挥宗教团体参与和谐社会建设的积极作用。
      社会进步是各种社会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群众需求的政治力量发挥着领导作用,决定着社会发展的方向。但这并不是说,其他力量都被动地跟着领导力量前进,对社会的发展方向没有影响。领导力量也要了解其他社会力量的需求,在互动中保持自己政治路线的正确性。所以,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也是互相影响。
      黑格尔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世界上现存的五大宗教,在初创时都是为广大被压迫人民服务的。经过多次改革,它们不断增强社会适应能力。基督教提倡的“自由平等、诚实守信”与市场经济的核心价值相吻合,也说明基督教成为所有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主要宗教不是偶然的巧合。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我国台湾的佛教吸收了上述精神,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香火更旺,成为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
      孔子说:“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我们应当深入研究我国目前宗教热的深层次原因,制定科学对策,因势利导,扬长抑短,充分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中的积极作用。
对于宗教幻想的治本之策,还是要通过发展社会生产力和科学文化知识,增强对自己生活和命运的把握能力,逐步实现马克思所说的“实际日常活的关系,在人们面前表现为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和“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作为自由结合的人的产物”的目标。(马克思:《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97页)但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当前,我们必须立足现实,密切关注广大信教群众的现实需求,帮助他们解决就业、医疗、住房、教育,以及合法宗教生活等方面的具体问题,让他们体认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努力,增强对社会主义社会的信心,鼓励宗教界发扬乐善好施、爱国爱教和荣神益人的优良传统,为建设和谐社会做出贡献。
      为此,我愿意和北京市及湖南、湖北、安徽、贵州等兄弟省宗教部门的同事们一起,以这次培训为契机,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学习宪法和法律知识,学习宗教知识和社会心理学知识,密切关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和国际时事政治,不断提高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水平,为实现“新首都、新奥运”的战略构想,为迎接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胜利召开,创造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做出新的成绩。谢谢大家。
                                                      2007年4月16日







上一篇:注重权责对等 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下一篇:崇文区商业消费停车无障碍问题的思考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