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北大:该出大师,还是大款?
发表时间:2011-09-10 10:05:15 作者:183 点击:

北大:该出大师,还是大款?


 


据报载,北京大学周其凤校长近日在一次校内集会上宣布,近年来,北京大学毕业生中亿万富翁的人数一直雄踞国内各大高校之首,言语间充满了自豪与欣慰。本人看了这条新闻,却有与周校长截然不同的感觉,想到北大从大师云集到大款辈出的转变,甚至悲从中来。


自从苏格拉底创建大学学园以来,人类的精神文明开始了一个突飞猛进的时代,涌现出柏拉图、色诺芬、亚里士多德、哥白尼、伽利略、布鲁诺、伊壁鸠鲁、阿奎那、托尔斯泰、卢梭、伏尔泰、孟德斯鸠、霍布斯、洛克、亚当·斯密、达芬奇、贝多芬、玻尔、诺贝尔、马克思、恩格斯、普列汉诺夫、弗洛伊德、爱因斯坦等数不清的自然和人文科学巨星,他们的历史使命都是探究人们在普通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社会最高端、最根本的精神关照,为人类文明进步指明方向。人类正是在这样一代代,一批批思想大师的带领下,才一步步从野蛮蒙昧走向文明和理性,才真正从树上下到地上,从爬行走向直立,从丛林走向莽原,从田野走进城市,从地球走向星空、宇宙的深处。正是他们智慧的目光,透过世俗利益争夺的腥风血雨发现了人性人道和人权价值的永恒。所以,大学之大,在于大师之众,而不在于大高楼、大校园,更不在于大款数量的多少。


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是鸦片战争以来,中西文化冲突、交流、融合与包括中华民学人在内的人类精英共同反思的结果。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曾经的历史辉煌为什么近代急剧衰弱,以致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根源在于政治经济文化等级特权专制传统,闭关锁国、固步自封,而且夜郎自大。皇帝依靠暴力强权维持表面上的大一统超稳定社会结构,但是根本无法控制由于皇帝极端自私不顾下属和臣民死活而产生的每级官员、每个臣民固守的上行下效和各自为政,以自己利益为导向决定行为的局面,所以,当皇帝贪婪到社会不能容忍的程度的时候,刚性社会结构随之崩溃,积蓄已久的社会新生力量就会爆发出来,进行改朝换代。19世纪以来,西学东渐,以爱新觉罗·载湉和戊戌六君子为代表的中华民族精英为了改革图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创办了北京大学,才有了严复、蔡元培、梁启超、王国维、陈独秀、胡适之、梅贻琦、傅斯年、陈寅恪、朱自清、钱穆、梁思成、俞平伯、翦伯赞、冯友兰、陈岱孙、张岱年、周汝昌、钱钟书、季羡林等一大批大师,他们在自己的学科独领风骚,却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哪一位腰缠万贯。虽然这不能说明以前的北大就没有出现过大款,但至少,以前的北大学人是以推动社会进步为己任,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和“厚德上善”为座右铭的。


我们知道,发端于30多年前的中国改革开放过程,急于挽救濒临破产的中国经济,在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的过程中,由于理论准备不足,采取了摸着石头过河的路径,这让我们避免了俄罗斯的休克危险,同时在没有规则就开始的无序竞争中,我们也付出了权钱交易、分配不公和强取豪夺造成的道德滑坡、社会分裂、对立尖锐化的巨大代价。击鼓传花式的决策、执政方式,让今天的社会改革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和痛苦。特别是价格双轨制、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年代,政府经济决策、主管部门、国有企业的领导,以及与此有密切关系的专家学者,利用他们在改革中地位和特权,攫取了自己发家史上的第一桶金,为他们奠定了今天亿万富翁的地位的基础。我不知道周校长所说的出身于北大的大款,是否都身负暴富的原罪,但我想房地产、金融证券、外贸和资源垄断行的业富人没有几个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的第一桶金是干净的,这里面肯定会有北大人。


“经济”一词的古义是经世济民,这应当与今天的政治经济学、经济法学的社会作用是一致的,因为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北京大学拥有全中国最强大的经济、政治和法学研究阵容,遗憾的是,自从中国以苏为师建政以来,学术自由为政治挂帅所禁锢,北大并没有为改革提供与其地位相匹配的理论支持。当然,这种理论指导缺位的责任不应由北大的学者承担。而今天,我们觉得要求北大拿出与其学术地位相称的经济、法律理论研究成果,推动中国政治、经济法治化进程,弥补在改革开放当初理论指导缺位造成的损失,贡献一批为中国社会发展指引方向的大师,而不是暴发户大款,并不过分。


 







上一篇:行动起来,选出一个新中国
下一篇:如何建设幸福中国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