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公投能让“地区独立”吗?
发表时间:2014-06-02 10:37:48 作者:admin 点击:
                    公投能让“地区独立”吗?

  3月17日,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发布,96.77%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那么,通过公投就能真的“独立”吗?

  在国际法中,对于旧时殖民地的去留问题有着共识,即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人民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自己的去留问题。但在后殖民时代,对于一些要求分离或者独立的地区,显然就不太适用这种国际共识。为此,学者詹姆斯·麦吉尔·布坎南提出“补救性分离”,指的是出于人道主义立场,保护弱势群体免于遭受迫害、毁灭而采取的救济性措施。

  但是,到底多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或者被压迫才能让一个群体单方面地就宣布分离是合法的呢?科索沃屡屡在此次的克里米亚公投中被拿出来做对比。在科索沃地区的确发生过非常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并且,在2010年,国际法院曾经就科索沃公投问题给出过咨询意见。在国际法院的这份咨询文件出台过程中,有37个国家和地区提交了书面声明,15个国家和地区提交了书面评论,29个国家和地区在持续9天的听证会上发言,总共有44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司法进程,可谓是国际法院历史上参与国家数量最多、范围最广的案例之一。但是,首先,国际法院的这个文件是咨询意见不是裁决。其次,国际法院回答的是联合国大会的“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是否符合国际法”这个问题,是“宣布独立”这个行为符合国际法吗,而不是“独立”这个行为本身是不是合法的。国际法院的意见书相当“抠字眼”。而它自己也做了限定解释“这个问题并没有问及独立宣言的法律后果。特别是,它没有问到科索沃是否已经取得国家身份。这个问题也没有问及那些已经承认科索沃是独立国家的国家对科索沃的承认具有何种效力或者法律后果。”第三,国际法院认为宣布这个行为是未违反国际法的,这里用的是“未违反”而不是“符合”。因为在一般国际法中,领土的完整与主权独立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对于一国内部而言,没有禁止性的规定,当然,也没有许可性规定,就是空白。

  对于真正牵动国际社会敏感神经的自决权(即指每一民族均享有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自由决定其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权利)的范围和是否存在“补救性分离”的权利,国际法院其实并未讨论,也就没有答案。

  所以,在国际法视野下,以人道主义之名来做救济性分离还是一片混沌。首先,单方面地强行分离可能造成更加严重的民族对峙,形成更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分离出去也意味着分离地与原来的母国成为“邻国”,不可能不打交道,反而“关系”很近,母国不同意,就真的很困难。这也是如今科索沃的写照,尽管国际社会许多国家都承认它独立了,但是塞尔维亚始终不承认,在城市内部就对立着。去年是科索沃宣布独立5周年,当地居民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说,这种持续的紧张局势,让人们感到在这里的生活筋疲力尽。其次,国际法的主体其实就是主权国家,尽管现代主权也分为相对、绝对等诸多复杂概念。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国际法还是主权国家之间建立的国际法律秩序,所以,要达成从主权国家内部能否分离的共识就很难了。科索沃宣布独立后,欧盟中的西班牙就持反对意见,因为该国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也一直有寻求独立的打算。

  不过,抛开国际法,如果一个地区发生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矛盾实在不可调和,国际社会出手的案例也有。比如东帝汶。当初印尼强行出兵,东帝汶成为了印尼的第27个省,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据统计,在被印尼统治的20多年中,东帝汶有20多万人死于战争和饥荒,占总人口的1/4。最后联合国主持了东帝汶的公投,而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印尼也同意让东帝汶人民公决去留。不过这里有特殊之处,曾经作为葡属殖民地的东帝汶和印尼本来渊源不同,且国际主流社会并不认可印尼对东帝汶有主权。

  而假如一个团体内多数人都愿意独立,就能单方面脱离吗?如果一个国家内部,某个地区通过民主投票达成了一致,就能分离出去吗?除了前文提到的加泰罗尼亚之于西班牙外,苏格兰之于英国,魁北克之于加拿大等都是这种情况。严格说起来,克里米亚也属于这种情况。

  一个主权国家内部,民主投票下的分离问题主要还是一个国家的内政问题。那么显然,不太可能允许只要一个群体中的多数想分离就分离这样的“绝对权利”。

  在国际法院那份针对科索沃“宣布独立”的著名意见书附录中,法官优素福提到,探究自决权的问题,(能够)防止现有国家内部宣扬民族和部族分裂的群体滥用这项重要的权利。的确如此,大群体之中有小群体,小群体之中还有小小群体……如果一个群体想分离就分离,那么很容易就把社会秩序弄得乱七八糟的,甚至随时都可能产生摩擦。也总不能强制性地划一个线;XX万、住在XX平方公里以上规模的群体才能公决能否分离;有着XX历史渊源的民族才能公投是否分离。

  并且,分离出去的其实是领土和土地上的人民,在一片土地上总住着多种多样的人,就拿克里米亚来说,俄罗斯族占多数,但也有乌克兰人和鞑靼人。鞑靼人算是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二战结束后被苏联政府流放到中亚,直到苏联解体后才陆续回归。据此前媒体报道,克里米亚—鞑靼人议会多次表示,鞑靼人希望留在乌克兰。因为“他们不希望悲剧再次发生”。所以,少数人的权利怎么算呢?其实,在科索沃,在加拿大的魁北克都存在着这样的少数群体不希望分离的情况。此外,公投中还存在民意被操纵的可能,以及独立后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内部经济联系很深,存在着利益分配,甚至债务问题。

  所以,不必一说到地区分离就只记得主权、人权两个维度。实际上,它是个非常复杂的多方面问题。

  所以情况很复杂,而加拿大的经验是一个有价值的参考。加拿大的魁北克省曾经在1980、1995年两度就独立公投,不过投票结果不支持独立。为此,加拿大最高法院在1996年应请求出过一个咨询意见。后来,加拿大通过的一个关于公投独立的《清晰法案》就是以此为基础的。这个咨询意见有不少值得借鉴或者思索的地方。该法院认为,魁北克不符合殖民地人民或者压迫人民的门槛,因此,不能在国际法的角度单方面强行脱离。而在宪政的框架下,除了“多数决定原则”,还有联邦制度、宪法法治和保护少数人的权利这些加拿大法院认为的核心价值。加拿大最高院认为,在当时,加拿大联邦已经成立了快131年,在经济、政治、社会各方面高度融为一体,联邦与各省分享政治权力,也承认各省的差异性,一旦有省意图脱离联邦,必然会影响到别的省,也会影响到少数民族与其文化。无论多数如何强大,其投票行为都不能舍弃联邦制度与法治,不得不顾其他各省和加拿大整体的民主运作。因为宪法框架下的民主权利不能与宪法义务脱离。

  这么一看,魁北克公投就被堵死了?非也,公投只是分离的一步,而非决定性的最后一步。多数人的意愿同等重要,需要被尊重。所以,为了分离的正当性,寻求分离的群体应该和加拿大其他人进行协商,而协商也是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政治义务”。加拿大最高法院就认为,如果协商得到结果,那么,就应该通过修订宪法让魁北克分离出去。          (新华)








上一篇:晋祠古树
下一篇:珍妃墓疑云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