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同性家庭那些事
发表时间:2014-09-14 13:26:33 作者:admin 点击:
同性家庭那些事
 

( 2014-07-03 )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新华社新媒体专线
 
 
  2008年万圣节,一通意外来电将安琪带到李辰身边;而立之年,这位男同性恋者成为父亲。
 
  “有个女婴被遗弃在医院了,你想收养吗?”母亲从四川老家打电话询问他。当时正在派对中的李辰惊呆了,但他当即答应收养。
 
  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结婚双方应为“男女”,因而鲜有同性伴侣像李辰和Jack那样能为人父母。他们不能以同性家庭名义领养孩子,商业代孕也明令禁止。
 
  李辰以自己父母的名义办理了领养手续,又设法将安琪的户口落在他名下。
 
  李辰经营艺术设计公司。他和相处了10余年、来自英国的Jack已在英国注册结婚,现定居北京。他们把将满6岁的安琪送入国际学校,还计划在她小学毕业后举家搬到英国。
 
  孩子成长中问题不少,同性家庭则面对更多。李辰说:“我们要付出更多爱,让她感到安全和自信。”
 
  6月是全球的性少数群体“骄傲月”,盛大的“骄傲游行”在许多国家举行,但象征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彩虹旗在中国城市中却难觅踪影。
  
珍贵的“礼物”
 
  李辰收养安琪并非一时冲动。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后,他有意领养家乡的地震孤儿,但未能如愿。当地民政局告诉他母亲:“1000个人在排队等一个孩子!”
 
  不过,机会很快来叩门。当年10月,安琪被一心想要男孩的生父母留在了医院,她是那家的第五个女儿。在送她去福利院前,民政局想到了热情的李家。
 
  6个月后,安琪随李辰母亲到北京。父女在机场第一次相见。“我妈用布带背着她……她很瘦弱,黑皮肤,短头发,好奇地这儿看,那儿看。”李辰回忆道。
 
  那一刻,他决定永远爱她。
 
  Jack对女儿的付出比他还多,李辰说,“Jack做得比许多妈妈都要好。”Jack却坚持要安琪叫他“叔叔”,使她免受歧视与伤害。他们对“家长”身份格外谨慎。
 
  安琪上幼儿园第一天,李辰给老师写了一封信,解释了特殊的家庭结构,并希望老师适度帮助。“我很关心她的感受。”他说。
 
  与安琪同岁的杨小辫与两位同性母亲住在山东一座小城。
 
  “小家伙出生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幸福……我们的爱情变得更坚韧,关系更亲密。”禹沛衡说。
 
  20年前禹沛衡和南帆在学校相恋,此后再未分开。小辫叫禹沛衡“妈咪”,叫南帆“妈妈”。
 
  南帆曾与一名男同性恋者结婚,人工授精怀孕产下小辫,几个月后离婚。在中国,一些同性恋男女选择互相结合以逃避社会压力。
 
  禹沛衡说,南帆前夫不同意提供精子,因此与小辫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一直扮演父亲的角色。
 
  抚养孩子的种种压力曾使她们关系紧张,还是女儿平息了“战争”。“有次,小辫看见我流泪,就抱住我说,‘妈咪别伤心了,我爱你,妈妈也是爱你的’。”禹沛衡回忆说。
  
爸爸(妈妈)去哪儿了?
 
  “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这是所有同性家长无法回避的问题。众多还未公开或仅向父母透露性倾向的同性伴侣更难回答。
 
  小辫仅被告知父母离婚,禹沛衡认为没必要过早和她讨论实情。“她在成长过程中会不断观察和思考。什么时候、怎么告诉她要因她的心理成熟程度而定。”她说。
 
  广东一对女同伴侣墨竹和馨兰正在未雨绸缪。她们的儿子只有14个月大,馨兰还维持着和男同丈夫的婚姻。
 
  与南帆一样,馨兰通过人工授精怀孕,丈夫也没有提供精子。不过,他是孩子的“爸爸”,墨竹则是“小姨”。
 
  “我们年内将购买相邻两套公寓,既独立又紧密,还有解释的余地。”墨竹说,她们将告诉孩子父母离婚,并计划送他出国接受更开放的教育。
 
  在这样的特殊家庭总要承受压力,但家长的态度会起决定性作用,育儿专家“小巫”说。
 
  “可以跟孩子解释:世界上没有单一的家庭形式,有的家庭有两个妈妈,有的有两个爸爸,但这类比较少,你很幸运。”小巫说。
 
  社会对同性恋群体仍不够友好,她认为同性家长的“善意谎言”情有可原。“等孩子承受力强时再告知真相。只要有爱,相信孩子会理解的。”她说。
 
  李辰还试图创新“母亲”的定义:“除了她的生母,她生命中重要的女性都可以叫做妈妈。”
  
海外代孕兴起
 
  尽管深知同性家长面临的挑战,小波仍决定与伴侣小强通过海外代孕要一对双胞胎,最终选在泰国。“就是因为喜欢孩子。”
 
  选中的泰国代孕母亲正怀着两个3个多月大的胎儿。卵子来自一位英国捐献者,精子分别来自小波和小强。全过程预计花费4至5万美元。
 
  中国许多同性伴侣希望养育子女,不少富裕家庭选择海外代孕,美国是首选目的地,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说。
 
  一家创立于广东深圳、专营美国代孕业务的公司一年间已为16对同性伴侣“圆梦”,另有7对已经签约。96万元人民币的“套餐”包含寻找捐卵者、代孕母亲和联系诊所、律师等全套服务。
 
  昂贵的海外代孕也非“一劳永逸”,孩子回国后因无法取得当地户口在医疗、教育等方面会有诸多不便,阿强说。
 
  一些迫切想要孩子的同性恋者往往选择与异性恋者结婚,这给对方带来巨大伤害。他呼吁国家取消对同性家庭的领养限制,并希望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能考虑到性少数群体。
  
好家长无关性别?
 
  在西方,人们已就“同性恋为人父母是否可行”唇枪舌剑多年。国际上没有主流研究结果证明同性家长养育的孩子与传统家庭的孩子相比在任何方面有“偏差”或更有可能成为同性恋,小巫说。
 
  去年3月,美国儿科协会引述数十年来研究成果表示:“孩子的性倾向和成长状况与家长的性倾向没有因果关系”。10年前,美国心理协会也曾发声力挺同性恋家长。
 
  不过,大量反对者称,同性恋伴侣养育子女“违反自然法则”或“违背上帝旨意”。
 
  同性恋人群研究者张北川说,他鼓励女同伴侣圆“妈妈梦”,但建议男同慎重,“因为他们关系的稳定性明显弱于女性。”
 
  他指出,两个同性家长抚育儿童时儿童缺少可学习的异性角色,但一些同性伴侣正尽力弥补。禹沛衡和南帆将南帆的前夫纳入家庭,他也尽力配合。她们经常邀请他参加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他愿意花时间陪伴孩子,我们很感激。”禹沛衡说。
 
  李辰也努力为安琪寻找女性榜样。
 
  5月,安琪学校举行庆祝母亲节茶话会,李辰鼓励她选出一名喜欢的身边女性参加茶话会。可惜,安琪的“首选”在活动当天碰巧有事而无法到场。
 
  “这样一个小小心愿我们都没法满足她。”李辰挺失落。
 
  一个月后,他收到安琪笔迹稚嫩的父亲节祝福卡片,立刻兴奋地与朋友分享。
 
  “以一生,学为人子与人父。”他说。
 
(文中同性恋家长和孩子均为化名)
 
(记者王若遥、周岩、马晓澄)
 
新华社北京7月2日新媒体专电






上一篇:美国科研离开移民玩不转:数据为证
下一篇:奥巴马排队买餐为加塞帮人买单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