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山东“母亲河”严重污染 居民饮水从邻县买
发表时间:2015-01-27 00:02:03 作者:admin 点击:
山东“母亲河”严重污染 居民饮水从邻县买

时间:2006-12-11 14:12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
 
  一条鱼翔虾游、清澈见底的河流,经过短短的十几年时间,竟然变成一条“脏河”、“毒河”。这就是有鲁西人民母亲河之称的徒骇河。

  用徒骇河水浇过的庄稼,大面积减产甚至绝收;曾牛欢马叫的两岸村庄,大牲畜急剧减少,在有的村庄几近绝迹;胃癌、肝癌、食道癌接连夺去生活在两岸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河流中游的一座县城,无奈之下,用专用管线到异地引水作自来水水源。

  所有这些是怎么造成的?负有监管职责的有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近日,记者深入到徒骇河两岸一些城市乡村,进行了详细调查。

  浇黑水庄稼绝收 患癌症村民遭殃

  高唐县地处徒骇河中游,东街村是徒骇河进入高唐的第一站。这里的污染颇为“典型”。

  隆冬季节,记者来到了东街村。走近河边,黑黑的河水正夹杂着白色的油沫由南向北缓缓流去,泛起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村支部书记尹之强告诉记者:“这还是徒骇河污染最轻的时候。如果赶上上游泄污,那简直没法形容,异味呛得人脑瓜子痛。”

  另一位村民接过话茬:“这污水怪着哩,好像有人控制。每年黄河水大时,他们就都乘机排污,让污水和黄河水掺着‘走’。正是浇地的时候,明知道这水不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庄稼旱死。可用这水浇的麦子、棒子,减产、绝产的都有。今年村里的棒子,头天浇了水,第二天就‘歪’了,到秋天一亩地才产二三百斤。”

  在东街村下游的殷楼村,一位殷姓村民告诉记者,“这几年,浇地死庄稼的事年年发生。有一年,在棒子抽穗前浇了水。之后,棒子‘外袄’一天天发红,扒开一看,才长了十来厘米就再也不长了。”更让村民们无奈的是,知道内情的人,都不要这种粮食。

  地表水不敢用,地下水也被污染了

  尹之强告诉记者,2004年,东街村打了一眼几百米深的机井,通上了自来水。去年8月开始,那眼机井不能用了,自来水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

  茌平县刘寨村,地处徒骇河的支流茌中河边。老孔向记者展示了他家用电机从井里抽上来的水。水呈黄绿色,并伴有阵阵臭气。“井是俺家今年8月才打的,40多米深,没想到打出的是这种水。”老孔告诉记者,“距村子15里地,有个排污口,臭水整天往茌中河排。现在,周围连牲口都养不住,牛羊根本不抱窝。”

  更为可怕的是,近年来,以前很少听说的癌症,频频“缠”上沿河两岸的村里人。

  记者来到茌中河边的大高村,老村医高庭云在家里插着胃管,他不停地咳着,断断续续地说:“去年查出了食道癌,没几天光景了。这两年,村里得癌症的有十几个,今年就死了3个。”

  记者调查了其中的4个村庄自2003年以来死于癌症的人数:东街村13人,北街村19人,南街村21人,西街村也超过20人。这些村民,90%以上死于食道癌、胃癌和肝癌。而这4个村庄,总人口才2252人。

  沿河建厂污染水源 茌平县城买水三年

  徒骇河属于海河流域,干流自聊城地区莘县起,流经聊城市区、茌平县城西北部、高唐县城东南部、德州市等13个县(市),在滨州市沾化县入渤海。

  记者发现,高唐境内的徒骇河流域,竟然没有一家工厂。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总与上游扯皮,所以,高唐县不批准在沿河两岸建设企业。

  那么,如此严重的污染源头又在哪里呢?

  高唐县的几位村支书为记者揭开了谜底。“徒骇河的污染来自茌中河。十几年前,茌平县建设造纸厂、味精厂,企业排污导致河水变红,并越来越脏。之后,茌平县建设了多家铝厂。之后,河水不是变白,就是变黑,上面还有一层油。”

  记者来到茌平县,政府某部门办公室工作人员为记者倒水时说:“这是东阿县的泉水,他们做阿胶用的就是这种水。”茌平县为何喝起东阿水?这位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这里的水污染太严重,所以,3年前县里就从东阿通了专门的管道,买东阿的水吃。”

  从这一番话中可以听出,有关部门对如此严重的污染及其损害了如指掌。

  测污职能谁来行使 两个部门相互推责

  按照聊城市环保部门的规定,对地表水每月检测一次。南镇地处茌中河汇入徒骇河交叉口,按聊城市水质监测公报中的数据,徒骇河流入高唐县时,一年四季水质均为劣V类的,其最好的月份,COD(化学需氧量)浓度78mg/L,比V类水高出了近一倍;而最差的月份,相当于V类水的7倍还多!另一个重要指标氨氮浓度,低则11.8mg/L,高则30.4mg/L。而依照国家规定的地面水环境标准,水质最差的V类水质氨氮标准为2.0mg/L。

  环保人士告诉记者,污染的地表水会导致周边地下水的污染。那些喝不上东阿县泉水、而只能自己打井取水的老百姓,其饮用水质量如何呢?

  对此,环保部门和卫生局却踢起了皮球。在聊城市环保部门的水质监测公报上,记者只能看到地表水的监测报告,那么对地下水的监测谁来做?

  位于徒骇河下游的德州市禹城县环保局提供了这样的数据———在徒骇河由高唐进入禹城的前油坊桥段,2006年7月5日、6日的河水COD浓度分别为782mg/L和426mg/L,比最差的Ⅴ类水还“脏”十几倍。那么,禹城的地下水被污染的情况如何?该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只做地表水的污染监测,而且根据要求我们只做COD和氨氮,地下水则归卫生局防疫站做。”而当地防疫站表示,他们只对地下水做饮用水质量检测,其标准有21项,但这21项中并不包括对水污染情况的检测。也就是说,即使水被污染,但只要符合饮用水标准也是可饮用的。

  对这种监管漏洞,该环保局有关人士作了这样的解释:“我们都知道有污染,可是我们也没办法,我们没有检测村民井水污染情况的职能;而防疫站检测村民井水,但又不承担测污职能。”

  村民们告诉记者,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对井水做过污染检测。

  记者手记

  明知水污染如此严重,明知污染会危害公共安全,然而,却无人对此负责。虽然各地均设置了重重叠叠的政府职能部门,在徒骇河污染中,却连检测村民井水污染的部门都没有。“缺位”的既是责任意识,也是对百姓的感情。因为,污染大户们能够带来经济效益、财政收入,城区能够喝其他水源地的洁净泉水,只有沿河的村民眼睁睁看着污染在自己的家乡肆虐,危害着他们的健康甚至生命而束手无策。(袁成本吴怡)







上一篇:山东:“一圈一带”开始释放发展红利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