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网刊
交流论坛登陆退出免费注册会员列表

自然网刊

自然网刊欢迎您!
绝食能改变顾雏军的“四宗罪”吗
发表时间:2006-12-19 17:38:37 作者:ziran 点击:
 
本报记者 魏和平 
    被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称为“长袖善舞、精于运作”的顾雏军终于变了。
    12月7日,备受瞩目的原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等9名高管刑事诉讼案在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12日,由于法院不同意顾雏军提出的“三个公开”,顾雏军开始绝食。15日,法庭对顾雏军等人的“职务侵占罪”进行了当庭质证,而“挪用资金罪”质证延期举行。

    去年9月16日正式被捕的顾雏军,被控有“虚报注册资本罪、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四项罪名,公诉机关认为顾雏军涉嫌虚假出资6.6亿元、虚增利润3.3亿元、挪用资金超过7亿元、职务侵占4000万元。

    和当初的“郎顾之争”一样,顾雏军案自开庭以来,也备受媒体关注。此次首日开庭时间竟长达10小时,顾雏军不仅为自己写了长达15页的辩护书,还坚称自己“无罪”。

    根据报道,对每项指控,顾雏军至少都会列举7项反驳理由,并多次援引《公司法》、《会计法》、《合同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中的条文。顾雏军辩称,对于挪用资金罪,科龙旗下各公司之间经常会有转账,而且法律要件上也不构成犯罪;对于虚假财会报告罪,账目已有明确的记载;对于虚报注册资本罪,是下面办事的人改变了钱的用途,他本人并不知情;对于职务侵占罪,涉及扬州市政府对他的奖励资金,他已将这笔钱转回了格林柯尔,自己并没有拿。

    同时,在庭审过程中,顾雏军还把矛头直指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和中国证监会。“当时顺德格林柯尔12亿元注册资本中有9亿元是无形资产出资,工商部门是知道的,因为当时当地政府为支持科龙转制而‘特事特办’,所以,不存在虚报注册资本的问题。”顾雏军辩称,2004年有争议的“5.1亿元销售收入”是因为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逼迫所致。科龙电器曾委托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对德勤的审计行为进行了再审计,结果发现,仅从审计行业规范的角度,德勤就存在四大问题。

    此外,顾雏军还写了一封检举信,他认为科龙电器当初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完全没有经过证监会的内部程序”,是中国证监会一位副主席以及广东当地证券监管机构的一位高层人士的私下操作,“这两人之所以要这样做是要帮助一个行贿者,恶意收购科龙的股权。”

    在这种情况下,顾雏军向法庭提出“三个公开”:第一,申请本案公开审理,申请佛山中院允许不少于20家媒体旁听,同时申请法院换一个更大的审判庭;第二,申请法庭将本案的全部材料公开;第三,申请将他写给有关部门的检举书作为证据,并予以公开。

    要求被拒绝后,顾雏军12日开始停止进食,直到13日晚法庭答应其前两项要求。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和中国证监会针对顾雏军的说法进行了反驳。德勤会计师事务所12月8日给媒体发出声明称:“我们的审计人员完全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或协助顾雏军一案中任何涉嫌的欺诈行为,任何人都不应对此作出其他的暗示。”中国证监会则在其网站发布了一份未署名负责人的谈话予以回应。该负责人认为,科龙电器一案的查处是完全符合规定程序的,并称顾雏军在举报信中发布大量不实内容,监证会将保留对其进行追究的权利。

    这些年,因各种罪名入狱的富豪并不少,但把事情搞得如此“一波三折”的富豪只有顾雏军。

    有人分析,尽管顾雏军如此抗辩,但其被判无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顾雏军之所以如此做,一是想洗脱自己的罪名,二是想让人们知道这其中的一些“故事”。

    据顾雏军的父亲顾善鸿介绍,目前,顾雏军糖尿病很严重,且已引起了并发症,牙龈萎缩很厉害。顾雏军的家属曾多次申请取保候审,但一直没有获得批准。如今,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顾雏军满头白发,只能坐在轮椅上。

    这让人想起了郎咸平。

    2004年8月9日,在复旦大学,面对数十家媒体,郎咸平公开了一份名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盛宴中狂欢》的报告。也许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报告会让顾雏军身陷囹圄,而顾雏军如今的“四宗罪”也没有跳出该报告论述的范围。

    在上述报告中,郎咸平说,当年顾雏军在“科龙改制”中,乘着“国退民进”的东风,带着自己的神秘资本突然降临正处于危机之中的科龙,将“新民企”的资本与令中国家电企业长期痛苦的产权问题结合起来:科龙易帜,大股东顺德政府套现退出。此后顾雏军驾驶着“资本绞肉机”从冰箱产业开到客车产业,不断复制他入主科龙的经验,一路攻城拔寨。反思其成功之路,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对中国政经大局中“国退民进”机会的把握。

    就在顾雏军案这次开庭的时候,一媒体记者专门采访了“倒顾运动”的开创人郎咸平,郎咸平表示,所谓“郎顾之争”已经过去很久了,自己能做的已经完成了,不想再对顾雏军一案表态,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但他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也许“郎顾之争”真的过去很久了,但其争论的核心问题也和风一样吹过就没有痕迹了吗?

    顾雏军的结局终将如何?这对顾雏军本人来说也许很重要,但不足以引起媒体与业界的如此关注。大家之所以关注顾雏军案,是因为每年都有类似的案件发生。 

 






上一篇:悲情顾雏军
下一篇:九名被告坚持拒绝认罪
 相关信息:
 尚无信息
 所属专题:
 尚无信息